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杂志

可持续发展 | 马蔚华的第三次转身:引可持续发展践行中国

马蔚华认为,用影响力投资等可持续发展金融的方式,来推动可持续发展,这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它要求在经济活动之初,在每一笔投资活动开始之际,就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而非实现经…


马蔚华认为,用影响力投资等可持续发展金融的方式,来推动可持续发展,这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它要求在经济活动之初,在每一笔投资活动开始之际,就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而非实现经济效益后再考虑社会责任


文 |《财经》记者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不久前,在国内某大学新生开学典礼上,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引用了当代著名作家柳青的一句话,提醒年轻人要把握好人生方位。

 

在这位缔造招行发展传奇的金融家眼中,自己的人生经历了三次较大的发展转型:从学校到政府,从政府到银行,再从银行到现在的教育与公益事业。

 

自2013年卸任招商银行行长一职,马蔚华逐步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在推动可持续发展金融、影响力投资等工作上,并实现了华丽转身,成为一个新公益理念的倡导者和推动者。如今,他的新身份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力指导委员会委员、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下称“社投盟”)主席和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的董事会主席。

 

第三次转身背后,实则是马蔚华对中国,甚至世界未来发展形势的把握与预判。

 

“可持续发展既是一个新的发展理念,也是一种新的商业文明的体现。”1月4日,在“2020《财经》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暨长青奖颁奖典礼”上,马蔚华就可持续发展议题发表演讲。

 

尽管已在不少公开场合提及相关话题,但当《财经》记者问及可持续发展观念的演变及落地所面临的挑战,马蔚华依然激情不减、侃侃而谈。

 

观念“进阶”


事实上,可持续发展观念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从20世纪50年代,部分国外投资者提出“不作恶”的理念,到之后的底线投资、道德投资,再到社会责任投资,直至如今的影响力投资、可持续发展投资,实际是新商业文明不断进化发展的过程。

 

“上个世纪50年代左右,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企业只要为股东赚钱就行,这成为当时美国投资界的主流价值观;十年后,另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否定了弗里德曼的观点,其指出,企业在进行生产或提供服务时,都会产生负面溢出效应,所以企业应承担社会责任。这个观点迅速被主流社会所接受。”马蔚华告诉《财经》记者,此后社会责任投资应势而生,这就是,“投资时要主动关注社会、环境和公司治理(ESG)”的观念。

 

伴随企业发展观念的“西学东渐”,中国企业的商业价值观也在发生变化。马蔚华向《财经》记者回忆称,“担任招行行长的第二年(2001年),我们就联合在华的IBM、施耐德等跨国企业,和TCL等部分中国公司,组成了中国社会责任同盟,当时成员就10余家。彼时,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还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

 

而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企业对社会责任理念的认知已从陌生转变为逐步接受。据了解,在A股市场,2007年仅26家上市公司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但到了2019年,这个数量增加到930家。

 

如今,世界局势发生巨变:一方面,全球的财富增长和集聚速度越来越快;另一方面,世界贫富差距加大,粮食安全、资源短缺、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疾病流行等全球非传统安全问题层出不穷,对国际秩序和人类生存都构成了严峻挑战。新的发展目标亟待确立并持续推行。

 

2015年9月25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召开的全球可持续发展峰会上,联合国193个成员国正式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了包括消除贫困等17 项目标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又称 SDGs)、169项子目标,力求保障人类代际传承、永续发展。 

 

马蔚华认为SDGs是比ESG和企业社会责任投资更高一级的发展理念,它要求在经济活动之初,在每一笔投资活动开始之际,就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而非实现经济效益后再考虑社会责任。

 

“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就是经济、环境、社会协调统一的发展,这种发展既能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对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构成威胁。”马蔚华直言,可持续发展要求我们既要努力实现经济效益,又要努力实现环境和社会价值。简而言之,企业不仅要为社会创造好的产品、好的服务,而且还要尽自己的努力,让世界更美好。

 

不久前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新时代抓发展,必须更加突出发展理念,坚持不懈的贯彻“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的新发展理念”。马蔚华直言,其实质就是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义利并举”


进入2020年,这不仅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亦是各国领导人确立的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行动的十年”之开端。

 

但眼下,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推进,却面临着不小的资金挑战。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公布的《2014 年全球投资报告:投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计划》显示,为达成SDGs,全球每年需要 5~7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其中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 3.9万亿美元。从资金来源看,发展中国家的公共财政仅能覆盖1.4万亿美元,尚有2.5万亿美元的年度资金缺口亟待市场投资。

 

调动资本力量,推进影响力投资或是该问题的解决途径之一。马蔚华告诉《财经》记者,影响力投资实际是可持续发展金融的一种形式。所谓可持续发展金融,可理解为基于可持续发展理念,并为其服务的金融方式或工具,包括影响力投资、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等等,均属于此范畴。

 

“比如中国的绿色金融近年来发展迅速,但其实绿色金融仅是可持续发展金融中的一部分内容,后者的外延更大。绿色是可持续发展金融的‘底色’,我们应该将其他‘颜色’也填充进来。”马蔚华说。


对于影响力投资,马蔚华将其解读为:“一笔投资在发生的时候,就注意正面的财务回报,同时又对社会和环境产生正面且可以测量的影响,也可概括为‘义利并举’。

 

有两个关于影响力投资的案例常被马蔚华提及:中和农信、绿康医养。

 

前者定位于农村小微金融服务机构,主要为无法享受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县域内中低收入群体,提供以小额信贷为主的金融服务产品。截至2019年11月,中和农信累计放款金额近553亿元。其背后股东包括蚂蚁金服、TPG、红杉资本等。

 

浙江民非企业绿康医养则主要解决失能和半失能人士的医养结合问题,但成立后一直缺乏资金和合理的运营模式,随着影响力投资机构禹闳资本介入,仅用三年多时间,绿康医养所拥有床位数便从600张增长到1万余张,其更是成为亚洲最大的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机构。

 

马蔚华强调,中和农信与绿康医养背后的投资机构,就是在通过影响力投资解决社会问题,最终既得到了正面的财务回报,又有了足够的社会影响力。这样的影响力投资机构,未来在中国市场将越来越多。

 

路漫漫不改初心


伴随可持续发展金融理念逐步得到中国机构的认可,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如何对其进行评估?

 

社投盟发布的《发现中国“义99”—A股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报告(2019)》(下称《报告》)指出,推动可持续发展金融,就是引导资金从单纯追逐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转向激励经济-社会-环境价值的最大化。在这一转型过程中,迫切需要计量可持续发展价值的评估工具。

 

马蔚华透露,目前国际上并无统一的评估标准。对此,社投盟以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模型为工具,以量化评估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贡献为内容,将沪深300成分股作为对象,从中选出可持续发展价值量化得分居前99的上市公司,形成“义利99”项目,并连续5年发布榜单。

 

另据上述《报告》,2019年“义利99”可持续发展价值评分再创新高:该年“义利99”排行榜榜首企业得分83.63分,高出2018年榜首3.02分,比2017年榜首高出7.08分。

 

在马蔚华看来,具有中国特色的评估方式产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推动此后联合国统一的评估标准形成。

 

另一方面,可持续发展金融在中国尚处于理念推动阶段,要想进一步落地,还需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

 

“如何让政府主管部门及相关领导接受并推动类似影响力投资等方式,让大家现在就从更高的投资理念出发,比ESG还高一点,实现SDGs,做每一笔投资时都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马蔚华告诉《财经》记者,除了政府层面,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推动这种新的发展理念,被更多的企业家、金融家所接受,让更多的经济主体如PE/VC、银行、上市公司等,积极参与进来。

 

如上种种,都是马蔚华一直在思考并付诸努力的事。马蔚华坚信,随着全球经济形势改变,可持续发展已逐步成为各国政府的首要任务,越来越多的企业会接受并践行“义利并举”的新理念。

 

“肃杀的冬日,不能动摇你我的信念;我们将一路向前,永不停息……”这是马蔚华在其著作《感悟华尔街》封面写下的一句话。也许可持续发展金融之路漫漫,但毋庸置疑,这并不会阻挡一个新的理念变成滚滚向前的时代洪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财经杂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10880.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