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汉周读书

抗战时期八路军战斗力是强是弱?最终日本人说出的真相!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中国驻屯步兵第3联队战志》,作者名叫内匠俊三,为侵华日军第27师团步兵第3联队吉田大队一名上等兵。 他如实记载了1939年“齐会战斗”与八路军作战,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中国驻屯步兵第3联队战志》,作者名叫内匠俊三,为侵华日军第27师团步兵第3联队吉田大队一名上等兵。


他如实记载了1939年“齐会战斗”与八路军作战,一些日军绝望之下的自杀以及最终运尸回城的溃退。

                                                         

                                                         

“连日激战,我军步枪子弹用尽,只剩下重机枪子弹和炮兵部队的最后30发炮弹,真令人担心。

炮兵队出发时带来420发炮弹,两天内两门炮打出390发,战斗的激烈可以想见。

7中队、8中队弹药也已用尽,只靠刺刀了。在我右侧100米左右的地方,敌捷克造机枪正在喷火。

                                                         

我们被敌人围得水泄不通,既无弹药,又无友军来援的迹象,有人绝望地说,怎么可能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更使我悲痛的是,就在我跟前有人说:

我先告辞了!随后两人相继自杀了。

                                                         

他们勇敢作战而负伤,认为已成累赘对不起大家,因而自杀的。


尽管我劝说其他伤员要活着回家乡,打消他们自尽的念头。


但后来还是有些人自杀了。

                                                         


“4月26日清晨,终于开始向沙河桥行军。我是指挥班的人,所以走在中队的前头。

我前面的马车上装着六七具战死者的尸体。

有的死于手榴弹和步枪,很大的伤口张开着,鲜血染红了军装,有的人头部中弹。

目睹这凄惨的场面,难过地走了十几公里路。

在我前面一连二十多辆马车都装着战死者的躯体。

仅在一次战斗中就出现如此之多的伤亡,这在中国事变发生以来,即使是南苑战斗,或武汉作战也不曾有过。

若给农民们看到,也许会说我们的坏话:

瞧这支残兵败将的队伍!一想到这些,真感到恼恨万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齐会战斗中,日军使用了毒气,在一线指挥作战的120师师长贺龙也中了毒气,他稍事休息,戴着一只蘸了水的口罩继续指挥战斗,将恶贯满盈的吉田大队几乎全歼。


《贺龙传》一书写道:当时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还为这次胜利发表了社论《华北新胜利与贺师长光荣负伤》。


蒋介石也致电贺龙,并发医疗费3000元。


武器低劣,但战术灵活,而且异常凶猛——这是日军对八路军的评价。


曾任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在回忆录就这样写道,八路军“作战勇敢,内部团结,只是武器装备太差。



1941年4月出版的《中国事变大陆建设手记》一书中有一篇文章《榆林站悲惨事件》:

“事件发生在昭和13年8月4日凌晨2时50分。

同蒲路榆林车站突然遭到八路军正规军约1000人的包围。

哨兵三部上等兵及野口一等兵发现敌情时,敌已聚集在车站房舍四周约50米处悄悄逼近。

三部上等兵得知敌人袭击,立即开枪报警。

车站房舍四周垒有沙袋,全体人员准备凭此依托应战时,敌军迫击炮、机枪及步枪早已对准车站房舍一齐猛烈射击,发出可怕的呼啸声。



当时八路军以轻武器为主,迫击炮是奢侈品,但八路军的炮手很厉害,日本山地战专家阿部规秀中将就在太行山黄山岭被八路军迫击炮连发4炮击中身亡,这门迫击炮至今还陈列在军博内。


日军知道:一旦八路军动用了迫击炮,肯定是主力部队上来了。


“交战约1小时半,很遗憾,敌虽可能有很多伤亡,但我方不断出现死伤,已经难以支持……

全体人员逐渐聚集在车站房舍内。

可恨敌兵轻视我方人少,愈加狂暴,竟利用东北侧小厨房登上车站房舍的屋顶,从被迫击炮、手榴弹炸开的屋顶大洞投进手榴弹。


车站房舍变成人间地狱,手榴弹的爆炸声,敌人可怕的喊声一直不断,满屋硝烟弥漫,血肉横飞。

炮弹爆炸的巨响震耳欲聋,口、眼难开。某军曹倒下,某上等兵负伤。

充血的眼睛,只见前后左右尽是血人。



日军第110师团作战主任参谋中村三郎写的《华北治安战》:

“一,管区内的敌人,使日军最感棘手者,为冀西及冀中军区的共军。

彼等以省境及日军作战地区附近,或沼泽、河流等日军势力不易到达的地区为根据地,进行巧妙的地下工作及灵活的游击战。

因此,了解和掌握其动向,极为困难。

二,共军的情报搜集、传递,非常巧妙而且迅速。

日军的讨伐行动,往往在事前便被侦悉……

三,共军的行动轻快而敏捷,熟悉地理,因而无法捕获。

相反,日军却多次遭到共军的伏击…”



曾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参谋井本熊男写的《作战日志中的中国事变》:

“1939年底,共军的渗透大致遍及华北全境,对我方确保治安构成最大之敌。

然而恰似被细菌侵蚀了人体,如置之不顾,整个地区势将变成与我敌对之势…”



随着与八路军交手越来越多,日军对八路军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游击队与游击战》一书写道:

“共军原来是连步枪也不多的军队,改编为第八路军后并无多大变化。

虽不断向蒋介石方面申请补给,但蒋介石方面似乎给的不多,飞机、坦克和重炮共军当然没有,据说只有少量野山炮和迫击炮,基本上普及了机枪和步枪。

由于武器弹药不足,有专门担当窥视日军辎重队的部门。

当友军失败时,迅速前去打扫战场,搜集武器弹药,收容残兵,从而得到人员、武器及弹药。

所以他们非常珍惜子弹,一粒子弹也不能随意发射。

有称为特别狙击手的,并制定了如下严格的射击规则:

一,见到敌人时才开枪;

二,瞄准后才开枪;

三,有命中把握时才开枪。



读日本人关于八路军的回忆文字,虽是日本人所写,很多甚至对八路军以“敌”相称,但我们仍然能够清晰触摸到那些年轻的中国生命的心跳,能够清晰感受到延续至今的中国人爱国主义精神的伟大与神圣。


无论是国军与日军的多次会战,还是我党深入敌后的规模不大但数以万计的游击战,都值得我们铭记。

因为,为了祖国的独立与尊严,每一次战斗,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


 – THE   END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汉周读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11701.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