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连打数人的暴力狂被放了 连抢六家银行的劫匪也被放了 纽约出了个最遭警察恨的新法

新年的头两个星期,纽约市很不平静。 所有人都被下图这个咧嘴笑的男子吓坏了。 这个男子名叫尤金·韦伯(Eugene Webb),26岁,是浪荡在纽约街头的一个游民。 本来,游民并不可…






新年的头两个星期,纽约市很不平静。

所有人都被下图这个咧嘴笑的男子吓坏了。




这个男子名叫尤金·韦伯(Eugene Webb),26岁,是浪荡在纽约街头的一个游民。


本来,游民并不可怕。


1月8日,上周三,尤金·韦伯在格林威治村( Greenwich Village)的大街上攻击了一名刚刚走出地铁的女子,打掉了她的牙齿。





这名23岁的受害者说她在周三上午去健身的路上遭到韦伯的袭击:


“我就被从侧面推开,然后再次受到攻击,我的头也被打了一拳。”


“我试图逃跑,然后我被推倒在地……然后我尖叫着求救,试图说‘停下’。”




当天晚些时候,警方说,同一名男子在大中央总站( Grand Central Terminal)袭击了一名35岁的妇女,将她推倒在地,并踢了她的后脑勺。


第二天,韦伯因这两起袭击被逮捕。



但在周五被传讯后即获释。因为“保释金改革”。


纽约州的保释金改革,自今年1月1日起生效。允许被控轻罪和“非暴力重罪”的嫌犯,在等待审判期间无需保释金即可从监狱获释。


这个初衷是很好的。就像州长说的:


“正义不应该是谁口袋里有钱谁没有钱。”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


于是大家都看到他咧嘴笑的样子。



如果一切到此为止,这本来也挺正常的。虽然,隐隐有些不安。


然而,就在被释放后仅仅几个小时


韦伯又因进行激进乞讨而被捕。警方同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玻璃管,里面装着调查人员认为是K2(一种低成本合成毒品)的东西。


就在距离第一次袭击现场仅几英尺远的地方。



韦伯时常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的街道上游荡。在最后一次被释放之前,已经至少被捕过五次了:

 
2019年9月4日:非法侵入罪和非法持有管控物品罪; 
2019年9月3日:殴打和骚扰一名35岁女子,以重拳击打其脸部; 
2019年5月26日:在格林威治村非法闯入; 
2017年10月31日:性骚扰一名55岁女性; 
2016年1月17日:拒绝离开中央车站苹果商店后,被控拒捕和行为不检。 
 




根据新的改革后的刑事司法制度,地方法官们几乎每天都释放显然危险的犯罪嫌疑人,然后被释放者又迅速成为新犯罪的嫌疑人。


媒体戏称 尤金·韦伯是新司法带来的灾难的最新一版宣传海报男孩。



当然不只韦伯一位。


新年开头还没多少天,已经有好几个典型了:


例如:半个月抢了六间银行的劫匪杰洛德·伍德伯里 (Gerod Woodberry)



42岁的伍德伯里(Woodberry)涉嫌在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8日之间,在切尔西( Chelsea)、上西区(the Upper West Side)和西村(West Village)的四间大通(Chase)银行分行利用纸条抢劫银行。


每次他都给出纳员打个条,要钱。


由于伍德伯里没有在任何据称的控罪中使用武器,所以他受到指控的罪名为大型盗窃罪,属于一种非暴力的重罪,根据1月1日成为州法律的全面刑事司法改革方案,其不需要现金保释。


因此,曼哈顿刑事法院的法官别无选择,只能在1月9日的听证会上放了伍德伯里,伍德伯里自己都想不到居然会这样。


果然,仅一天后,1月10日,伍德伯里就来到布鲁克林市中心弗拉特布什大街(Flatbush Avenue)的一家大通银行,给出纳员递了一个条子,然后带走了1,000多美元 。


然后,昨天,伍德伯里在下午1:20左右走进中城(Midtown)东49街附近第三大道的花旗银行,给出纳员递纸条。


这像是警察的至暗时刻–眼睁睁地看着罪犯在狂欢似的抢银行,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从司法厅逃出。


纽约警察局一位资深人士说:

“这是马戏团。” 

……





再比如接二连三袭击犹太妇女的女嫌犯蒂芙尼·哈里斯(Tiffany Harris)。

布鲁克林妇女哈里斯以打人为乐。



去年12月27日她因金斯顿大道(Kingston Avenue)附近的公园东路殴打3名犹太妇女而被捕,随后在不用交保释金就获释;


一天后,周日上午9时15分左右,她又在展望高地(Prospect Heights)山下大道(Underhill Avenue)附近的公园东路(Eastern Parkway)把一名35岁女子打得鼻青脸肿。


”是的,我打了她们。我诅咒她们。”

“滚开,犹太人。


她坦率地认了,但根据新的保释法,她犯的是轻罪,仍不能被关押。


罪犯在浅笑,警察枉凝眉




改革需要改革





前纽约警察局长比尔·布拉顿(Bill Bratton)成为这一新法律的最新批评者。


布拉顿在推特里转发了尤金·韦伯被释放的新闻,说道:“奥尔巴尼(州府),修复你造成的混乱。”


“真是一团糟。这不仅仅是一团糟–这是一种耻辱。布拉顿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说:“随着公众对这件事了解得越来越多,公众受到的负面影响也会越来越大,愤怒情绪也会越来越加剧。希望他们能对这个改革进行改革。”


在今天早晨的另一个电台采访中,他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保释改革带来的混乱将来越来显著。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周一(1月13日)在迄今为止最强烈的声明中说,有必要修改该州备受争议的刑事司法改革法律,因为–


“头号任务”就是保护公众

库莫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2台的玛西娅·克莱默(Marcia Kramer)采访时说:

“没有人愿意建立一个体系,让你释放那些暴力危险人物。

关于尤金·韦伯案,虽然库莫说他不知道该案细节,但承认自1月1日新法生效以来,已经接到很多投诉。

“有很多人在指出体制中的问题。这是一个正在讨论的话题,”库莫说。

记者问库莫:立法者应该修改法律吗?

库莫回答:我们会做任何必要的事情。

“有必要吗?”记者问。

“我认为有些事情是必要的。问题在于是哪些事。”库莫说。




最 后



尤金·韦伯在最近一次被捕后没有获释。相反,法官决定送他去医院做评估。






纽约华人资讯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纽约华人资讯网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24323.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