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Chinatown离中国越来越远

本文出自公众号: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公众号ID:LABUNIQUE 后来小铭发现,他更喜欢一个人去Chinatown。 小铭是我读书时的校友。他周末会起早出门,坐校巴到A…

本文出自公众号: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公众号ID:LABUNIQUE


后来小铭发现,他更喜欢一个人去Chinatown。

小铭是我读书时的校友。他周末会起早出门,坐校巴到Amtrak,登上火车一路向西,一个半小时后在Richmond站下车,再乘BART辗转到Stockton Street。离开地铁站后,步行穿过隧道,直至那个巨大的“天下为公”的牌坊出现他在眼前。


无非为的是一顿粤式早茶或者川辣火锅来填饱肚子,再提着两大袋别处买不到的中式食材、作料、奶茶底料,跋涉回家。

这算是小铭每个月都会做的事情。

如果细心的话,或许会接触到一些平日见不到的老华侨,小铭有时会聊上几句,听他们用粤语讲述唐人街的前世今生。

从第一次抬头望见满街中文的震撼,到后来对那里的每一家餐厅和市场轻车熟路,小铭说,除了他的胃,这个地方似乎离中国越来越远。

这不应该。况且小铭还是个广东人,一个能够在异乡说家乡话的地方,怎么会“离他很远”呢?


小铭对中国城的第一印象,是“90年代的广东”

陡峭的斜坡、陈旧的霓虹灯、货物堆在街边的小铺、凌乱的肉菜市场、拥堵的人潮、地面上黑色的口香糖痕迹、沿街水果蔬菜摊前叫卖的小贩……

就连这附近巴士的广播,都能听到熟悉的广东话,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像是误入了香港老电影的片场,这种感觉很微妙。


当小铭路过一些不忙的小摊时,小贩会响亮地喊着“靓仔,过来帮衬下”,希望小铭能停下,给她带来一笔生意。

但作为一个在国内一线城市长大的孩子,小铭觉得“梦回30年前”的地方并没有给他带来亲和感,相反,小铭觉得三藩的中国城就好像定格在了90年代。

就连卡拉OK里面的曲目,都是邓丽君和许冠杰,小铭问活动中心里的员工“有陈奕迅的歌吗”,老人回答:这个人,听说过。

“我们不都说着粤语吗?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像个异乡人?”小铭说。


在Stockton Street地铁站边上有一间学校,叫“美洲中华中学校”

每到傍晚,这里聚满了放学了的孩子。他们穿着蓝白色的校服,皮革制的书包,用流利地道的英语相互沟通。

孩子们和父母沟通也几乎只用英语。对于出生在这里的华裔们来说,“中国”不过是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家而已。他们的父辈好像是从那里来的,但对此并不感兴趣,甚至有些回避。


小铭有一个姨妈,很早就来到了三藩市,嫁给了ABC,生了一对娃。有一天小铭去他们家做客,看见放学回家的、7岁的表妹一脸高兴,她对姨丈说:

“Dad! I made a new Caucasian (白人) friend!”

姨丈表扬表妹,问她最近还有没有跟那几个中国朋友玩。

“No I never hangout with Chinese friends.” 表妹沾沾自喜说。

姨丈很开心,给了她50美金零花,拍拍头说“good girl”

后来,小铭抱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心态单独问姨妈:姨丈都是这样教育表弟妹的吗?

姨妈说:你姨丈嘛,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Fortune cookie,一种由老旧金山华人发明的餐后小吃


在三藩市,有些老一辈的华侨甚至会避免使用中文名,会改成日本人的名字,比如Sato, Suzuki, Yuhiko等等。

老人们说,很早以前中国人在三藩非常不受待见,没法生存,只好化名为日本人。

有一次,小铭问中餐厅的老板:当年为什么要来美国?

他说他来自福建的一个渔村,所有人都靠打渔维生,这种看天吃饭的生计既危险又无法保证收成,于是在亲戚朋友的带领下,村子里的人都渐渐移民美国。

当然,如你所想,他们的移民途径只能是凑齐一笔钱,交给蛇头,然后义无反顾奔向美利坚。

“不能直接来美国,”小老板说,“要坐飞机到墨西哥,然后坐车十几小时到边境,带上干粮和水,跋涉一两天的山路和隔壁,然后入境。”

“不用怕,边境根本没人管。不危险,就是苦。”

“到了美国境内就好了,那边有人接应,先做了按摩师,稳定下来后才过来的。”

后来,小老板通过上庭声称“受到迫害而申请政治庇护”,从而获得绿卡和公民。

“哪有什么迫害啊?都是借口而已。”小老板说。


像小老板这样的“移民”,小铭说在Chinatown随处可见。

有的做推拿,有的做餐厅服务员、超市收银员、厨师、小贩,等等等等。

正是这种宗族式的人际网,筑成了Chinatown一个小社会,也确实是因为他们,才让三藩如今的50万华人有了这尺寸之地。


但小铭内心有个疑惑始终没被解答——

这些华人内心深处,是否真的对这个脱轨的小世界感到满意?会不会偶尔也对这里有不真实的距离感?

还是说他们就像弹钢琴的1900一样,一直离不开这艘Virginia?

既没有受过什么教育,英文水平也只停留在hi and bye,一辈子似乎只生活在Chinatown里,更谈不上融入美国社会,在这个自治的范围里生长、老去、死亡。

他们的子女们,发现父母的英语如同自己的中文一样蹩脚时,会不会也会感到迷茫和怀疑。

不得而知。


2020年,为自己的托福考试早做准备吧!

总有一款适合你的课程

↓↓↓

| 留学干货

在消息对话框中(不是留言区):

回复 排名 看usnews美国大学综合排名及专业排名

回复 QS 看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

回复 120 获取美国120所大学介绍

回复 条件 看申请美国研究生需要什么硬条件


| 推荐阅读

博士的本质是一个画地图的工作

2020年美国TOP10研究生院强势专业及最吸金学位

全美嗑药人数最多的30所大学!

(长按二维码关注美国研究生留学)

研究生留学申请有任何问题?
点击阅读原文让专业老师给你做一个留学评估!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国研究生留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29638.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