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杂志

比进口美国能源更重要的,是进口美国能源独立经验

简单总结美国能源独立的经验,就是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最大限度地调动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创新精神 图/中新 王能全 | 文 1月15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华盛顿签署…


简单总结美国能源独立的经验,就是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最大限度地调动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创新精神

图/中新


王能全 | 文


1月15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华盛顿签署。至此,历时22个月的中美两国贸易争端告一段落。


两年从美国进口524亿美元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等能源产品,无疑是中美经贸协议中最重要、同时也是最具体的内容之一。对于中国来说,增加自美能源进口既有现实的市场需求,也可为改善自身能源安全起到积极作用。但更为重要是,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我们应认真学习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的成功经验,努力实现中国的能源独立。


1953年,美国成为能源净进口国,2005年能源对外依存度达到峰值30.15%。2016年,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2018年,美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下降到只有3.57%。2019年,美国能源生产和消费总量基本持平。预计2020年,美国能源生产总量将大于消费量,首次成为能源净出口国,其中净出口石油的数量为80万桶/天。


时隔68年,美国再次实现能源独立。


2017年是中美能源贸易高峰年


2016年,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和天然气净进口国,当年中美能源贸易在两国庞大的经贸规模中几乎微不足道。2017年,中美能源贸易规模急剧扩大,地位凸显。


2017年,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原油数量为22.1万桶/日,中国是美国第二大原油出口目的地国;出口到中国的油品数量为22.6万桶/日,中国是美国第五大油品出口目的地国。


2017年,美国首次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出口到中国1034.1亿立方英尺(约29.28亿立方米),占出口总量的14.62%。受冬季气荒的刺激,2017年10至12月,中国从美国购买了创纪录的液化天然气(LNG),一跃成为美国第三大LNG出口目的地国。


由丙烷、乙烷、丁烷和天然汽油组成的烃类气体液,是美国重要的能源出口产品。2017年,美国出口这类产品到中国的数量为14.6万桶/日,占其出口总量的10.4%,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目的地国。


2017年,美国煤炭出口量约为8800万吨,出口到中国约294万吨,占出口总量的3.3%,中国是美国第10大煤炭出口目的地国。


2018年6月15日,中美两国贸易争端开始,能源贸易成了重灾区。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石油同比下降16.33%,烃类气体液同比下降45.21%,LNG同比下降12.51%,煤炭同比下降19.22%。


进入2019年,随着两国贸易争端的不断升级,除极少量的原油和油品外,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产品数量急剧下降,其中液化天然气基本归零,两国能源贸易回到了2017年以前的状态。


因此,2017年不但是中美两国能源贸易的元年,更成为阶段性的高峰年。对于中美两国来说,2017年的意义还在于,这一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而美国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正是双方在国际能源格局中地位的这一变化,为当前和未来中美两国之间扯不断的能源贸易埋下了伏笔。


大进大出的美国能源业


得益于页岩革命的成功,今天的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正在实现能源独立。高度市场化,大进大出充分利用国际国内市场,使美国油气企业具有全球竞争力,也推动着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积极的变化。


目前美国是天然气和煤炭的净出口国,但仍净进口少量石油。初步统计,2019年美国石油净进口量为50万桶/天(2500万吨/年)。


2019年,包括天然气液在内,美国的石油产量为1704万桶/天(约为8.52亿吨/年),天然气干气产量为920亿立方英尺/天(约为11859亿立方米/年),煤炭产量为6.9亿短吨(约为6.26亿吨)。


能源独立并不是说美国只依靠本土所生产的能源。事实上,无论是石油、天然气还是煤炭,今天的美国都是有进有出,其中石油和天然气更是大进大出,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从石油看,以2020年1月10日当周为例,美国原油产量为1300万桶/天,在出口348.1万桶/天原油、481.5万桶/天油品的同时,还进口了655.2万桶/天原油、181.8万桶/天成品油。


从天然气看,2019年10月,美国出口的天然气总量为4248.66亿立方英尺;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了2049.77亿立方英尺管输气,从特立尼达进口了55.32亿立方英尺液化气,从加拿大进口了2800万立方英尺压缩天然气,天然气进口总量为2105.37亿立方英尺。


从煤炭来看,2019年美国向世界40多个国家出口煤炭9200万短吨,但从世界约15个国家进口了497.38万短吨的煤炭,其中从中国进口的煤炭数量为2.3万短吨。


价格最低,竞争力最强


美国号称是汽车轮子上的国家,汽油价格是上至总统下至百姓,都必须关心的话题。


2019年,全美普通汽油零售均价为2.6美元/加仑,比2018年低11美分/加仑,下降了4%。感恩节是美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2019年感恩节期间美国有超过5500万人驾车旅行,是2005年以来人数最多的一年,节前周一,普通汽油零售均价仅为2.58美元/加仑。


天然气是美国消费的第二大能源。2019年,美国亨利中心天然气现货价格为2.5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比2018年低60美分,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19年夏天,美国天然气现货价格更是创下了20年来的最低价。2020年1月15日,美国天然气期货价格仅为2.1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199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是世界第二大电力生产和消费国,仅次于中国,但人均电力消费是中国的2.7倍左右。2019年,除德州部分地区外,美国平均电力批发价比2018年下降了15%至30%。2019年10月,美国民用电力零售价仅为12.84美分/度。


虽然国内能源价格极为低廉,但美国的能源企业却是世界竞争力最强的企业之一,低廉的国内能源价格并没有拖能源企业的后腿。


2019年世界500大中最赚钱的50家公司中,美国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分别位列第16和26位,作为世界第二大和第四大公司的中国石化、中国石油榜上无名。2019年世界第8大公司的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利润,是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合计利润的2.57倍,中国所有上榜油气类能源企业的利润总和只有埃克森美孚的一半左右。


美国的炼油工业不但全球规模第一,竞争力更是最强的。2019年,美国炼油能力为1808.8万桶/天,2019年12月27日当周的加工负荷高达94.5%。近年来,美国炼厂加工负荷基本保持在90%以上,经常出现99%左右的高比例,世界绝无仅有。2019年12月6日当周,欧洲西北部布伦特原油裂解的毛利为1.71美元/桶,美国中西部WTI原油焦化的毛利为9.95美元/桶,新加坡迪拜原油加氢的毛利仅为0.38美元/桶。正因为如此,油品成为美国出口最大的能源产品。


美国能源独立,中国直接受益


上任以来,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被视为美国能源行业第一推销员,向世界各国强推美国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等能源资源。无论如何评价特朗普在对外贸易中强推能源产品的出口,但客观上,作入国际能源市场新的玩家,正是美国的强势进入,正在深刻并积极改变着全球能源市场的形势和格局。


全球石油市场进入供应宽松且价格相对合理的时期。从2017年1月1日开始,石油输出国组织联合俄罗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开始限产,并在2020年1月1日加码,以求稳定国际石油市场。与进入21世纪前15年相比,国际石油市场进入供应宽松的时期,国际油价从100多美元/桶的高位,回落到60美元左右/桶的水平。


全球天然气市场寡头操控的时代已经过去。多年来,全球天然气市场控制在俄罗斯和卡塔尔等少数国家手中。随着澳大利亚,特别是美国LNG生产能力的迅速增加,并更多地通过现货交易来抢占市场份额,“30年照付不议”合同、与油价挂钩等传统模式逐渐瓦解,全球化的、更加公开透明的天然气市场正在形成。


争取市场份额、尽快兑现油气资产价值成为全球油气生产和出口国共同追求的目标。长期议而不决的中俄东线天然气工程不但很快上马,而且迅速通气;俄罗斯不顾美国的公开反对,积极推动“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工程;作为政府心头肉的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也不顾一切地公开上市。客观地说,上述变化有利于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增长,更有利于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进口国的中国。


美国能源独立具有三重含义:一是总量上,不依赖进口能源,成为净出口国,同时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实现能源资源的最佳配置;二是国民享受最经济能源价格,最大限度地得到能源独立的福利,同时能源企业也取得优异的经营效益,具有全球性竞争能力;三是努力为自己的能源企业争取最大国际市场份额,推动全球能源市场公平合理地运行,全球能源行业健康稳定地发展。


中国油气进口的两大问题


对部分国家、地区的过度依赖和价格不合理,是中国油气安全的两大问题。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一大石油天然气进口国。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5.1亿吨,进口占原油加工量的78.46%;进口天然气9656万吨,占消费总量的45.2%;进口煤炭3亿吨。过高的能源对外依赖,是当前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安全问题。


从供应看,目前国际市场供应宽松,总量上中国进口石油和天然气都有充足的资源保障。但是,比总量更加突出的是,无论是石油或是天然气,中国已对部分国家和地区形成了较高程度的依赖。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分别占中国进口原油的近20%,进口原油一半以上来源于动荡的中东地区;澳大利亚占中国进口液化天然气40%以上,管输进口天然气中的约80%来源于土库曼斯坦。


对某些地区和国家进口过高的依赖,带来了进口价格的不合理不公平。从天然气来看,来源于卡塔尔等国过高的价格,使有关企业背上了长期亏损的包袱。从石油来看,沙特阿拉伯等中东石油出口国长期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存在不合理的“亚洲溢价”。近年来,由于中东地区的持续动荡,品质最差的阿曼原油期货价格不但超过了WTI,而且2019年以来逐渐超过布伦特,成为全球最贵的原油,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等将阿曼原油正式定为向中国和亚洲市场出口原油的价格参照,历史上的“亚洲溢价”,正式合法化。


适量进口美国能源产品,有助于改善中国油气安全。


每年进口5000万吨左右的美国石油、100-200亿立方米天然气、1000-2000万吨的乙烷和丙烷、1000万吨左右的煤炭,对于庞大的且仍在增长的中国能源进口规模来说,数量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我们对扩大进口美国的能源产品还有内在的需求。


多年来,WTI原油期货价格不但一直低于布伦特,而且2019年无论是平均价格还是大部分交易日,都低于阿曼原油,成为三种标杆原油中价格最低的。适量进口部分美国石油,无论从分散进口来源国还是价格上,都可以一定程度对冲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中东地区和俄罗斯进口的原油,在使我们降低对部分国家过高依赖风险的同时,也拥有一定的价格谈判空间和筹码。


美国生产原油中的约80%,是API35度以上的高品质轻质原油。2020年1月1日,国际航运开始限硫,进口美国低含硫的原油,对于中国炼厂生产市场急需的低硫燃料十分迫切。美国每天生产的约500万桶烃类气体液,乙烷是主要成份,中国计划建设的3500万吨乙烷制烯烃项目,主要原料就是美国出口的乙烷。


2025年,美国将成为世界第LNG出口国,当前美国天然气价格已经进入了历史低位,未来还有可能走低。截止2019年6月,美国出口中国的65船、总计62.78亿立方米的LNG,全部是现货交易。美国LNG供应充足且价格竞争力极强让过去高达18-2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卡塔尔等地的LNG不得不考虑降价。


美国经验的关键是市场化


两年进口美国524亿美元能源产品,不是一件难事,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充分利用贸易协议签署的机会,认真学习美国能源独立的成功经验,尽快实现中国的能源独立。


简单地总结美国能源独立的经验,就是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最大限度地调动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创新精神。


能源是国民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石油是经济的血液,能源不能受制于人,实现能源独立,是我们的必然选择。当前,中国正积极对能源行业进行市场化改革,在放开炼油、成品油批发零售业务的同时,也正在对国内外开放油气勘探开发市场。


从历史的经验和现存的复杂利益格局看,无论是当前还是未来的中美能源合作,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实现中国能源独立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很漫长,过程也会十分艰难。但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中国能源行业的市场化改革都必须继续下去。这是美国经验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作者为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编辑:马克



推荐阅读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突增,中国紧急布设三道防线迎大考



责编  |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财经杂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32059.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