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汉周读书

他升官坐火箭,降职跳悬崖!死后成两宋第一奸臣,却又是个文字狱…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01 车盖亭诗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纸屏风、石枕头、凉竹床。 午后消暑躺着翻翻书,手酸,眼皮…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01

车盖亭诗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纸屏风、石枕头、凉竹床。

午后消暑躺着翻翻书,手酸,眼皮耷拉,倒下就睡。

醒来太阳已偏西,看到丢在一边的书不禁笑了,河面上传来清越的渔笛声。


这首诗写的是悠闲夏日的一个情景。

作者叫蔡确,北宋新党的领袖,当时被贬在安州(安陆市),游车盖亭,写下十首诗,这是第二首。

居然有个叫吴处厚的部下从这首诗里闻出不忠于皇帝太后的味道来,分析说:“如今朝廷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不明白蔡确想笑什么人,笑什么事。”


这首诗有问题,那么第十首诗理所当然是大问题。


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

钓台芜没知何处,叹息思公俯碧湾。


郝甑山是安陆人,唐高宗上元年间,高宗想传皇位给皇后武则天,郝甑山上奏反对。

想来蔡确在安陆怀古,想到本地人老郝,就把他的事迹拿来讲讲。

吴处厚说:这是讥讽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说老人家有武则天的野心。


宋神宗年间,王安石改革。

神宗后期,王安石已罢相,新党干将蔡确、章惇依旧大力推行新法。1086年,锐意改革的宋神宗去世,年仅十岁的儿子继位,是为哲宗。

由祖母太皇太后高滔滔实际掌权。

高滔滔不喜欢新政,一上位,就启用司马光为首的旧党,把新党在朝人士都打压下去。

次年即元祐二年(1087),蔡确章惇都被贬到地方为官。

心情苦闷的蔡确游山玩水,写下了这十首诗。

最终成为北宋最大的文字狱。后人称为“车盖亭诗案”。


吴处厚的检举信到太后手里,旧党大喜,正要把蔡确为首的新党打个狗血淋头,就有人递过砖头来!

御史齐上阵,炮轰蔡确:罪大恶极,还位列国家重臣,难平众怒。

要加大打击力度,重惩奸臣。


蔡确一路重贬,最终新州安置。

新州就是现在广东新兴县,当时完全一片荒芜,号称人间地狱。

宋朝大臣被贬岭南,就是最大的惩罚,相当于无期徒刑。

有道是:

春、循、梅、新,与死相邻;

高、窦、雷、化,说着也怕。



02

侍儿琵琶


自从王安石变法,亲旧两党,渐成水火不容之势。

当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新党贬到黄州。

不过新党领袖王安石、章惇等都替苏轼说话,打击面也较小。

司马光、富弼、文彦博等旧党领袖,都在洛阳过着悠哉游哉的日子。


这一回旧党对新党反击,借车盖亭诗案,来了次斩草除根的大运动,新党几乎全部被清除出朝廷,贬谪远方。

有远见宽厚的大臣范纯仁、吕大防等人觉得对蔡确的处分过头。

以蔡母年老为由,请改贬近点的地方。

料不着高太后来了一句很硬的话:“山可移,此州不可移。”

范吕等人大为叹息,私下说:“岭南的路荒废了几十年,这一回重新开启,只怕我们这些人免不了也要走一回哟!”


蔡确贬到新州,身边亲人只有一个叫琵琶的小妾。

宋人都风雅,老蔡呼唤琵琶时,就把身边的一个小钟轻轻敲一下,他养的一只鹦鹉就叫:“琵琶琵琶。”


红颜薄命,琵琶水土不服早早死去,蔡确非常悲痛。

一天无意中敲了一下钟,鹦鹉又“琵琶琵琶”叫开了。

物是人非,蔡确大哭起来,写下首诗:


鹦鹉声犹在,琵琶事已非。

堪伤江汉水,同去不同归。


眼看着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忽然收到老朋友张师是的来信,说他调到汝州工作了。

因为家里已超过五十口人,汴京物价高,吃不消,承蒙朝廷照顾,才能到外地任职。


蔡确吓了一跳,年轻时他和张师是二人碰上一个道人替他们算命,说蔡确会当上宰相。

并说张师是家里人口超过五十人的时侯,蔡大人的命就到头。


果然没多久蔡确顶不住,就死在岭南。



03

必报陈家


蔡确之死,是新旧党争刺刀见红的体现。

双方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新党因蔡确身为宰相,却贬死异乡,更是愤怒。

后来新党再次得势,对旧党的清算更是毫不容情。

党争的结果,实际是宋灭亡的一大原因。


蔡确是福建泉州人,小时候父亲蔡黄裳在陈州当个小官。

宰相陈执中巡视到陈州,见蔡老七十来岁,理不了事了嘛!

就要他退休。

老黄裳不退休就是贪这几个工资,养家糊口,所以硬赖着。

陈执中不客气地说:要不然我就公事公办喽!

黄裳没法,退了。

这家里断炊,有一顿没一顿地熬着,幸好蔡确中举,家道大为改观。

据说,老黄裳临死前对蔡确说:“你要记住陈家那个人。”


后来陈执中的独子陈世儒默许自己的妻妾杀了自己的生母,蔡确判处他们同罪,要一起杀。

皇帝说:陈执中就一个儿子,是不是饶他一命?

蔡确说:“这种大不孝的罪过,不能免。”

于是杀了。


这也是旧党攻击蔡确善于罗织罪名,睚眦必报等的证据。

说句公道话,陈执中儿子的作为,放现在抓起来也要枪毙。

蔡确当然不是老好人,会做大事的人,绝对得罪人。



04

庭参之礼


蔡确这样的人,非常有主见。

年轻的时候他在开封府工作,新来的知府叫刘庠,这也是个硬角色。

他反对新法,王安石对门卫说:“今天谁来都不见,除了刘庠。”

这个面子给的好大,但刘庠就不去。

到开封府上班,算是换环境。


开封府有个规矩叫“庭参”,新知府上任,手下文武要一溜小跑,到办公大厅向他行跪拜之礼。

文官,新知府站着受礼;

武官,还要报上职务姓名,新知府坐着受礼。

这规矩由来已久,但蔡确以为不合礼仪,不肯行庭参礼。

刘庠问:“你为什么不行礼?”

蔡确说:“唐末五代时候,藩镇自己聘请手下幕僚,所以才有庭参礼。太宗皇帝、真宗皇帝都当过开封府尹,尊贵无比,所以开封府还有庭参礼。现在咱们是同朝为官,都是大宋的臣子。怎么还要行庭参礼?”

把刘庠驳得哑口无言。

只好向上级报告蔡确失礼,小蔡早已辞职。


这件事满朝轰动,神宗皇帝和王安石都欣赏蔡确,一路提拔重用,进入高层。

参与变法,成为变法派的大将。


有一回神宗皇帝想杀一个文官,蔡确时为宰相,明确反对:“神宗有不杀士人的遗训。希望不要从陛下这儿改变。”

神宗沉吟道:“把他剌面发配远远的吧!”

当时新党章惇也在,大声说:“这样不如杀了他。”

神宗:“怎么拉?”

章惇道:“士可杀,不可辱!”

神宗气得叫道:“让人快活一点的事都不能做吗?”

章惇冷冷说:“这种快活的事,不做也罢!”

硬是把神宗皇帝顶了回去。

——这蔡确、章惇真有两下子。


王安石下台,旧党左相吴充有反对废除新法的举动。

蔡确说:“俗话说萧规曹随。曹参虽然不喜欢萧何,但萧何制定的规矩,曹参同意,就坚持执行。陛下主持的新法,不能因为王安石和吴充的私人恩怨而废除吧?”

保证了神宗元丰年间,继续施行新法路线。


05

奸臣传第一位


蔡确被罢相的理由是这样。他担任神宗皇帝的山陵使,即皇帝丧葬大事的总指挥。

旧党一派指责他在皇帝灵柩出发、途中经常不在场。

其实当时高太后上台,新党败于旧党只是时间问题。

于是蔡确被贬到安州,写下了车盖亭诗。


人品上,蔡确不是儒家所谓君子。

也有小过错,一点贪污受贿,或者还会罗织官员们的罪行,锻炼成狱。


王安石失势,他骑马进入宣德门被卫士拦住,发生争执。

蔡确发现王安石已失去神宗的信任,就上书说王安石是错的,用来证明自己忠于法律忠于皇帝。

——这是史书上说他投机取巧之处。


相州判官陈安民搞了个冤案,两个人冤死。

陈安民和旧党大佬文彦博、吴充都是亲戚,于是上下其手,想蒙过关。

蔡确上奏朝廷,将案件移送御史台,杜绝官官相护。

接着蔡确接手这案件,一查到底,这个案件罢免了一批官员。

据说蔡确主抓这个案件,严刑逼供,终于“锻炼成狱”。

成为旧党切齿的对象。退休宰相大臣富弼就直斥蔡确“小人”。


应该说蔡确是个整人的高手,那个告发他车盖亭诗的吴处厚先前就被他处理过,积怨很深,所以反击也特别毒。

不过好几个正直的人都说,按蔡确的行事,杀了他可以。

但不应该用文字语言定人的罪嘛!

将来要受报应的。

果然后来新党上台,元祐党人不少都被贬到岭南。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北宋的很多史料都是司马光一派旧党编写的,新党的领袖蔡确就这样名列宋史奸臣传的首位。


 – THE   END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汉周读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33202.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