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DeepTech深科技

一文起底 Alphabet 医疗帝国,Google、Verily 和 DeepMind 三大主力进军AI医疗

到 2025 年,Google 的 AI 将会呈现怎样的态势? 不妨来畅想下:那时 Google AI 或许已经比最有经验的医生诊断了更多的病人;Google 将超越药房和医院,成…


到 2025 年,Google 的 AI 将会呈现怎样的态势?


不妨来畅想下:那时 Google AI 或许已经比最有经验的医生诊断了更多的病人;Google 将超越药房和医院,成为对抗癌症的领头羊;Google 会在全球兴起“明日的梅奥诊所”……


作为一家市值已突破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正利用多个部门向 AI 医疗保健领域进军


图 | Google 的 AI 阵营(来源:CB Insights)


Google 一直通过创造“生态系统效应”来占领行业统治地位,就如同其安卓系统在手机操作系统领域独占鳌头和 Waymo 在自动驾驶领域一马当先,其也在凭借强势的软件产品进入医疗市场


在 2015  年,Google 改组为 Alphabet,新的结构下各项业务更加独立。某种程度上说,这次调整将 Google 原有的健康业务分离了出来。


在其现在的整个结构中,Alphabet 的医疗主力分别是三家专注 AI 驱动的医学成像和诊断的公司 Google、Verily 和 DeepMind,以及关注与抗衰老相关研究的Calico。 Alphabet 想凭借这几大主力赢得创造“未来诊所”的战役。因为它几乎拥有着创造下一代诊所的所有要素,覆盖从放射学及其他诊断、虚拟诊所和护理、医疗保健 IT、及医疗设备和病人监控的各个方面


图 | Google 现有 AI 医疗版图(来源:CB Insights)


放射学及其他诊断:DeepMind 及 Verily



图 | Google 的放射学及其他诊断布局(来源:CB Insights)


Google 正在建立强大的国际合作伙伴网络,从而让 AI 学习包括印度、泰国、英国和美国等在内的全球患者的数据,并在临床环境中测试其算法。


这使 Google 有机会采用这些经过预先训练的模型,并将其扩展到新的市场。Google 专注于筛选和多种疾病的管理,涉及帕金森症、慢性疾病、糖尿病、癌症、眼病、心脏病、老化问题等。


图 | AI 正在学习全球的患者数据(来源:CB Insights)


在癌症治疗上,Google 一直通过 DeepMind 识别和制定癌症治疗计划,并研究其不同的方式。2014 年,Google 收购了伦敦的 AI 公司 DeepMind Technologies。DeepMind 加入 Google  后,有了更加强大的资金支持,因此取得了许多不错的成绩,其中最为瞩目的当属 2016 年 AlphaGo 首次击败李世石。但 DeepMind 在医疗领域也建树颇丰。2017 年,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肿瘤鉴定的研究。该研究中,对已经转移到邻近淋巴结的现有乳腺癌图像集进行了算法训练,虽然会有小几率的假阳性存在,但也能以 92% 的准确度检测肿瘤


DeepMind 还一直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医院合作,以加快头颈部癌症的治疗计划,并通过与日本东京慈惠大学医院的合作将乳腺癌检测计划扩展到日本。


另外,Alphabet 旗下承载大部分医疗保健业务的公司 Verily,也在探索将液体活检用于癌症诊断。Verily 参与了对初创公司 Freenome 1.6 亿美元的 B 轮融资,其能通过深度学习对血液(游离 DNA, cfDNA)中的遗传物质流进行分析,诊断患者是否患有癌症。在 2019 年的一项专利中,Verily 尝试用机器学习帮助病理学家识别医学影像中的癌细胞。


在眼疾上,Verily 与印度 Aravind 眼科医院等眼保健服务商合作,以筛查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另外,DeepMind Health 与英国 Moorefield 眼科医院合作,能利用 AI 筛查出 50 多种眼病,准确性可与优秀的人类专家媲美。


图 | AI 算法与 8 位眼科医生对 9000 多个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图像的分析表现对比,Google 的 AI 在某些疾病方面已可以与医学专家媲美(来源:CB Insights)


深度学习依赖于数据。DeepMind 为了在眼科研究上创建最好的人工智能数据库,在清理和标记数据集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也是 Google 相对于小型创业公司的优势之一。数据库中有 1.4 万多个眼底成像,都会由经过训练的眼科医生和验光师进行审查,有意见差异时再由高级医学专家仲裁。


虚拟诊所和护理:Onduo、OneFifteen


图 | Google 的虚拟诊所和护理布局(来源:CB Insights)

Google 正通过虚拟糖尿病诊所连接药房和医疗设备合作伙伴,及通过 Verily 发起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中心。

Alphabet 将自己定位为护理管理服务的“促进者”,它扮演了基础软件和数据基础结构中连接患者和提供者的角色。其初级护理和环绕式服务主要可分为三种形式:以 Onduo 为代表的远程糖尿病患者护理诊所、以 OneFifteen 为代表的俄亥俄州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中心,以及旨在改善低收入社区医疗服务的计划 CityBlock Health。

2016 年,Verily 与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合作,以 5 亿美元的联合投资成立了专注于虚拟糖尿病管理的公司 Onduo。Onduo 与 Omada Health 等虚拟糖尿病程序相似,将血糖监测器、智能体重秤等硬件,与软件和慢病管理相结合,帮助糖尿病患者管理病情。其中,AI 可以检测到有风险的患者,并简化指导管理慢病的过程。该诊所将患者与“护理负责人”配对,患者还可与包括营养师在内的医学专家联系,创建个性化的糖尿病管理制度。Onduo 的目标是连接健康计划、雇主和提供者。它还与 Walgreens、Orpyx 等药店、医疗器械公司签约。

图 | Google 的虚拟糖尿病诊所正招募药房和医疗设备合作伙伴(来源:CB Insights)

另外,Alphabet 最雄心勃勃的项目之一是位于俄亥俄州的阿片类药物成瘾治疗中心,包括数据中心和康复住房服务

很多阿片类药物成瘾的人正死于意外过量服用,而 Google 正尝试扭转这种局面。

OneFifteen 就是其中的成果之一。OneFifteen 由 Alphabet 的 Verily、Kettering Health Network 和 Premier Health 共同发起。Verily 提供 AI 和分析专业知识,Premier Health 和Kettering 提供临床服务。其已在俄亥俄州代顿开始门诊服务,并招聘医疗和行政人员提供成瘾支持服务。

2017 年,Alphabet 还推出了社区健康计划 CityBlock Health,旨在为低收入社区提供改善型护理服务的医疗保健服务。CityBlock 建立了一个名为 Commons 的平台,将护理团队与患者相联系。它收集了包括患者的社会和行为因素、过去的医疗记录、保险索赔和处方等大量数据集,称可以基于数据集为每个患者“根据情况提供行动方案”,通过机器学习对高危患者诊断或识别,并在适当时机予以干预。

(来源:CB Insights)

医疗保健 IT:Google Cloud、G Suite、Healthcare API


图 | Google 的医疗保健 IT 布局(来源:CB Insights)

Google 的野心还不止于此。借助云和 AI,Google 希望成为医院 IT 的首选提供商。

Google 正通过 AI SaaS 及与 DeepMind Health 的集成来扩展健康 IT。Google 云的机器学习工具为医疗从业者提供了分析患者医疗保健数据的现成工具,可用于改善对患者的诊断、预测死亡或再次住院的风险、估算医疗保健成本,及增强临床和行政决策。

工具之一就包括 Google 云的 AutoML,允许组织开发自定义模型。如蒙特利尔的初创公司 Imagia 为医疗保健提供商开发诊断工具,使用 AutoML 和 Google 机器学习引擎训练 AI 模型检测老年痴呆症。美国癌症协会还使用 Google 的机器学习工具分析了 1700 个乳腺癌组织样本,并发现了改善治疗效果的模式。

除了部署自身的 Google 服务,Google 还通过各种合作伙伴关系影响健康 IT。

2019 年 9 月,CNBC 报道了 Google 与梅奥诊所(Mayo Clinic) 间的新合作,双方签署了为期 10 年的合约。这体现了 Google 致力于成为医疗保健行业 IT 网络提供商的决心。Google 与梅奥诊所合作开发了 AI 医疗保健解决方案,并将梅奥的数据存于 Google 云中。但合作也招致了一些批评:梅奥诊所负有保护数据的法律责任,而 Google 则有强大的动力将数据商业化。

(来源:CB Insights)

另外,基于 Google 云的分析工具在患者就诊期间会收集医院中的患者数据。Google 拥有一套可收集远程患者数据的消费类硬件产品,包括 21 亿美元收购 Fitbit。这使公司具有独特的电子病历系统,不仅集成了来自医院就诊的数据,还包括了消费者可穿戴设备的数据。

Google 进军电子健康记录(EHR)领域的另一个早期迹象,是它与医疗保健组织 Ascension 合作,将医疗保健组织的架构迁移到 Google 中并整合了 G Suite 产品。Ascension 正采用 Google Health 的电子健康记录,以简化医师文档,及搜索和识别医学文档等。但这项合作同样被批评为可将数据用于医疗以外的目的。批评者表示,这项合作违反了《健康保险可移植性和责任法案》(HIPAA)。

(来源:CB Insights)

Google 在 2019 年 6 月与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Sanofi)合作,以增强该公司的 IT 基础架构。赛诺菲将整合 Google 的 AI 和计算工具来管理其药物发现流程。二者共同发起了一个创新实验室,以分析赛诺菲的患者治疗结果数据库。克利夫兰诊所则于 2019 年 9 月与 Google 合作,通过 Google 助手语音系统。

另外,如前所述三大主力之一的 DeepMind 在 AI 医疗保健应用方面进行了著名的研究。其研究人员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合作,并于 2019 年 7 月开发出了用于早期发现急性肾损伤和肺癌的 AI 系统。

不过,2018 年 11 月,Google 宣布创建了自己的医疗保健部门 Google Health。DeepMind 的健康团队于 2019 年 9 月正式并入 Google Health,之后预计 Google 将通过集成 DeepMind 的医疗保健研究获利,并利用 DeepMind 合作伙伴(如英国国家卫生局 NHS )的数据。此举也引起了人们对 Google 和 DeepMind 之间关系的担忧,及对数据治理和隐私问题的怀疑。

医疗设备和病人监控:Verb Surgical、Verily、Study Watch

图 | Google 的医疗类设备和病人监控布局(来源:CB Insights)

另外,不得不说的一点是 Google 的医疗硬件产品

Verily 正在为下一代提供商工具申请专利。Verily 取得了智能注射器可管理药物的专利、与强生合作成立的机器人初创公司 Verb Surgical 的专利,以及数字动脉血压监测器专利等。

借助 Google 硬件,还可启动电子健康记录收集患者数据的系统,通过智能手机或智能音箱问答进行某些疾病的筛查,或通过 Verily 研发的智能手表 Study Watch 进行诊断。

Google AI 医疗的未来

(来源:CB Insights)

作为一个科技巨头,Google 的创造力在于其正用 AI 改变医疗的各个环节,并在重塑整个医疗行业的业态。

对于药企与诊断制造商,因为 Google 涉足消费者可穿戴设备和医院设备,为开发 AI 集成的医疗设备和硬件做准备。

对于分销商和零售商,因为 Google 可能借助与药企合作与社区医疗数据成为一个新型药房,传统分销/零售商应考虑如何通过新型医疗模式,如“护理中心(Care Hub)”等方式,来加强与社区和病人的关系。

对于医疗服务方,Google 将部分医院收入来源自动化,而对于服务方来说,就应考虑如何多元化服务收入。

对于医疗 IT 供应商Google云服务可能将部分核心技术商品化,从而触发业界内因规模效应和数据网络效应而进行的整合。医疗IT服务提供方应该考虑立足高度专门化的需求市场,提供以“科技赋能服务”的方式使用现有软件。

还记得我们在开头提出的设想吗?

Google AI 或将比医生诊断更多病人;在对抗癌症方面,Google 将超越药房和医院,成为领头羊;Google 会在全球发起“明日的梅奥诊所”……

对于 Google 这样的科技巨头,这或许不止于设想。

(责编:张瑞)

-End-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DeepTech深科技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34829.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