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向武汉8位“造谣者”致敬

2019年12月30日,武汉8位信使率先在社交媒体公布了疫情最初的信息。 他们是:李文亮医生、刘文医生、谢琳卡医生等8位发言者。 虽然在当时,他们被冠以“造谣者”的名义,被约谈,被…

2019年12月30日,武汉8位信使率先在社交媒体公布了疫情最初的信息。
他们是:李文亮医生、刘文医生、谢琳卡医生等8位发言者。
虽然在当时,他们被冠以“造谣者”的名义,被约谈,被批评,被教育。但事隔一月,我们终于认识了他们当时发声的价值所在。
最高人民法院发文称,如果我们当时听信了他们的“谣言”,那将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的采访。这位专家说:
这8个人是可敬的。

今天,这8位“造谣者”,依然战斗在武汉抗疫斗争的第一线。
请接受我们的致敬!

随着新冠状病毒肺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问,差不多一个月前,那8个最先警告市民们有严重传染病的“造谣者”,他们怎么样了?

平安武汉再次发布了对这8造谣者的通报:


【情况通报】201912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随后,多名网民举报有人在网上传发不实信息。为查明情况,公安机关先后对8名行为人进行了调查、核实。根据调查情况,8人分别传发了“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7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因上述8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回过头,看看11日的查处通报,新的通报强调了仅仅是教育、批评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取消了类似于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依法查处,绝不姑息这样的严厉警告。

当时被严厉警告绝不姑息谣言长的是这个样子。

一个是20191230日下午1745分武汉大学林场04级(146)微信群里,由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曝出: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SARS”,并且附带了文件,贴出了诊断报告。

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

随后还公布了11秒的视频:5床峰值逐步提高。李文亮医生还说: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请大家注意。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


一个是1230日晚上1939分,协和红会神内(25)微信群刘文医生曝出相关文件,并且还曝出信息:


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


稍后在1945分的时候追加信息: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

一个是1230日晚上847分左右,肿瘤中心微信群的谢琳卡医生曝出:


近期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


一个是1230日晚上21点左右有网友爆料:我们科同事老婆所在科室查出的,二医院有一例确诊的SARS已确诊。


这个截图做了涂黑处理,但从前后语境可以看出,发布消息的人也是医生。


虽然当时因为疫情刚刚开始,所以他们传播的信息在事后看来有不准确之处。但我们可以看到,最早传出消息的这8个人,至少有4位基本上确定是专业的医务工作者。


不能不说,对“8名造谣者的批评教育形成的严厉警示效应非常管用。


比如有一位医生就说,他连医学方面的相关约稿都拒绝了。


一个月快过去了,时间证明这8位医生的确没有传达出最准确的信息,这个可怕的传染病并不是SARS,而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但,比SARS的传染性更强。

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数据在昨天已经超过了当年SARS肆虐的数据。(以下信息取自腾讯新闻根据官方数据制作的图表,时间为北京时间。


最高人民法院公众号前天发表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在一开头就特别提到了这8造谣者

比如,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我们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

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假如时光能倒流,多希望这篇文章在11日就能发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展到今天,如今的信息环境依然嘈杂,不确切。民众中间依然会有很多的恐慌。我们昨天的文章里也说到了虚假信息带来的社会恐慌问题


比如,约克大学全球数字公民实验室主任仓崎风幸(Fuyuki Kurasawa)说:


我们已经在TwitterReddit等平台上看到,有人呼吁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进入北美或欧洲据说有人打算逃离航班,或在美国和加拿大边境停留。

 
“更广泛的损害是,对政府当局、公共卫生官员、媒体和权威媒介资源的不信任在不断增加。在当下的社交媒体环境,投机、谣言和阴谋论接管并取代了真实信息。这种现象与日俱增。”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历史学助理教授海蒂·特沃雷克(Heidi Tworek)表达了同样的忧虑:“既要保证公众安全,又要防止大规模流行病,还要尽可能提供真实或足够的信息避免出现信息真空–这正是虚假信息泛滥的地方,要在这些中间平衡是极具挑战性的。”

但是即使有如此问题,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可能还是会跟最高人民法院这篇文章的作者一样,会认为恐慌也有“可能是一件幸事”,我会宁肯选择与恐慌同行。

因为我知道恐慌虽然可怕,但封闭信息带来的对疫情的轻慢危害更大。事实已经发生在眼前,不需要再多列举什么了吧。

其实细想一下,眼下正在流行的谣言,跟我们与之斗争的新型冠状病毒有很多相似之处。谣言也像病毒接管健康细胞一样,企图接管并取代真实信息的位置。从而形成对一个健康社会的危害。

毫无疑问,谣言同病毒一样,应该是我们的敌人。
但恐慌不是。恐慌是谣言带来的反应,就像病毒引起我们免疫系统的应激反应,我们会发高烧一样。高烧令我们难受,但是高烧的过程正是免疫系统在工作在杀死病毒的过程。
恐慌,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高烧。它是谣言入侵社会肌体引起的反应。但我们要对付的,不是恐慌,而是谣言。

昨天看到有友媒在抨击加剧恐慌的公众号文章。我很理解这种反应。理性从来都急缺。但,“加剧恐慌的10万+”,真的“比病毒更可怕”吗?

我不想期待一个城市“停止恐慌”。只有一个昏睡的城市才不会恐慌,而且,醒来以后,它必将陷入更大的恐慌!
显然,恐慌是一个城市的疾病。但我们应该做的冶疗,不是对准恐慌,而是找到病毒。
也还是在昨天我们那篇文章里,特沃雷克教授提出了这个方案:
“政府和公共卫生机构必须更加有效地与公众沟通,因为虚假信息的传播速度快于事实。各国政府和公共卫生当局需要在这样的时候更好地交流事实,包括使用受影响社区的语言。 ”
 
“在以前的爆发中,我们已经看到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我想要强调的是,这实际上正是我们未来需要思考的一个关键因素-我们应该如何就所有类型的健康恐慌与公众进行良好而迅速的沟通?这并不是我们最后一次面对传染病中的虚假信息。”  

而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文章里,则提醒到: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

回到这8个所谓的造谣者,是的,他们传播了不准确的疫情信息。但一个月过去之后,在人民日报客户端播放的对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一个专访中,这位专家谈到了这8造谣者。他说:


8个人是可敬的,

我们事后评论,

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评价;

他们是事前诸葛亮,

但是科学讲究相信证据,

做出判断得拿出依据。

与时俱进,根据病毒发展,我们不断调整我们认识,

我们也不断否定自己,

我觉得这是个真实的过程。

我觉得对我们来讲的话呢,

如果都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让我们向这8位信使致敬吧!


作者:新约客   本文不代表纽约华人资讯网观点


美国机场检疫扩至20个 疫情十天后到顶?听听国际权威怎么说

美国提升对中国旅游安全警告等级 全美疑似病例破百 纽约州疑似病例增至9个

科比坠机细节曝光  现场浓烟滚滚  世界各地球迷悲痛哀悼

纽约州现4例疑似新肺炎病例  全城备战  美国包机武汉撤侨领事馆关闭

中国科学家从加拿大偷走冠状病毒到武汉?假的

纽约最专业的医美中心让你美的放心  四大福利等你来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纽约华人资讯网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39524.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