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华人对湖北人恐慌 世界对华人恐慌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今日宣布,川普政府宣布禁止在过去14天内从中国来的所有外国人。美国公民回国必须强制隔离14天。 任何在过去14天内停留在湖…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今日宣布,川普政府宣布禁止在过去14天内从中国来的所有外国人。美国公民回国必须强制隔离14天。

任何在过去14天内停留在湖北省的美国公民,在返回美国后将接受长达14天的强制隔离。在过去14天内从中国大陆其他地区返回美国的美国公民,将在美国入境口岸接受筛查,并接受长达14天的监控。 
 
该禁令将于美国东部时间周日下午5点生效。 

 

美国发布这条临时禁令基于对这次疫情的恐惧。 最近一周,这种恐惧正在全球迅速蔓延。


昨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众卫生事件”点击阅读)。


各国纷纷采取紧急措施,从疫情严重的湖北武汉地区撤回本国公民;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暂停往返中国航班,还有一些国家宣布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签证。

目前已有62个国家对中国公民实施入境管制。

  

中国外交部领事司汇总了截至北京时间1月31日,62个国家针对肺炎疫情防控的入境管制措施。其中,有6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签证收紧措施,4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限制措施,5个国家重点对护照签发地为“湖北”及有“湖北”旅行经历的人员进行入境管控,47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体温检测、健康状况申报等措施。  


因为疫情爆发区在中国,中国人不幸成为这次病毒的主要受害者和携带者。


更不幸的是,在一些地方,对新冠病毒的恐惧演化为对华人的恐惧–



  “华人恐慌症”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


比如在法国。


一家地方报纸《皮卡德信使报(Courrier Picard)》在头版头条打出了“黄色警告”的标题,企图唤醒读者关于“黄祸”–这个从19世纪就已产生的对华人的经典歧视用词–的记忆。




有的读者可能对这个词并不敏感,让我解释得更清楚一些:

这个词把所有的黄皮肤的华人都跟灾祸联系起来,只要你是华人,那么你就是灾星。


比如在日本。


静冈一家拉面店的店主冲着一对刚坐下点餐的年轻中国夫妇喊:“China!Out!(中国人,出去!)” 直接将他们赶出店门。

知名的温泉胜地箱根町,有间贩卖点心的店家张贴出了告示:“禁止中国人入店”。

京都清水寺的街道也出现不欢迎中国观光客的标语。 

网上更加肆无忌惮,有日本网民最近在推特上将中国旅客形容为“肮脏”,甚至称作“生化恐怖分子”。 


比如在韩国。


韩国也出现了相似案例。


饭店的窗户上被贴上了“禁止中国人进入”。

曾经最欢迎中国游客的一家韩国赌场公告,拒绝中国人。

已经有超过50万人联名向政府请愿,呼吁颁布中国游客禁令。


在印度尼西亚,


一群在苏门答腊岛巴东市的中国游客遭到了当地人的驱赶。他们拿着标语,上面写着:“我们苏门答腊拒绝中国游客。”


在缅甸,


我们的近邻缅甸更强烈地感受到这种恐惧,包括他们的议员。

议员Aung May Yee看到五辆装满中国工人的汽车穿过边境抵达莱比塘铜矿,如临大敌,发出中国人传播病毒的警告。经检查,发现所有工人携带合法证件,亦无生病症状。

缅甸议员对自己代表的人们的生命安全如此尽心尽责,令人感佩。可是,这种恐惧反应,是否有些过了呢?


在越南,

岘港达南河畔酒店外张贴一张以英语写的告示:“因为你的国家正在开始散播疾病……我们不接待中国客人。”(有关告示随后已遭当局指示撤下。  )


在菲律宾,

南萨马尔岛不止禁中国游客,也禁所有传出疫情的国家游客登岛。早前还有菲律宾民众担心病情,抗议香港邮轮停泊菲律宾港口,迫使该邮轮提早结束行程返航。 


即便国籍不是中国的华人,在这次恐惧潮当中也不能幸免,虽然或许他们最近没有去过中国。


在斯里兰卡,

一群来自新加坡的游客只因为是华裔就被拒绝进入当地著名景点埃拉岩(Ella Rock)。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最近去过中国。


对于传染性强而且目前没有特效药的病毒,我们可以理解这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一刀切式拒绝。


而社交媒体上如病毒一样悄然出现的“黄祸”式的陈词滥调却让我们不得不警惕和防范。


针对某一特定族裔的歧视是一种比新型冠状病毒还要古老的病毒,对精神和身体的伤害并不亚于新型冠状病毒。


  它毒害被歧视者,同样也毒害歧视者。


这两天,一个意为“我不是病毒”的标签#jenesuispasunvirus聚合了成千上万的华裔互联网用户。


华人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记录自己的受伤和愤怒。


柬埔寨华裔法国人陈小姐说,她搭乘地铁时,旁边的男子马上换位,还用围巾遮嘴;

一名越南女子说,有个人在车里冲她大叫“管好你的病毒,肮脏的中国人”,“法国不欢迎你”,然后加速驶过一滩水,故意溅湿她。 

 

这种记录,不仅是发泄,也是疗伤和抗议。


同时,也是对世界的提醒:对新冠病毒肺炎的恐惧是所有人的自然本能反应,可是,请不要越界,成为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


在加拿大,


多伦多北部地区的一帮父母发起了一项近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学校强迫刚从中国返回的学生留在家中至少17天。


约克学校董事会主席胡安妮塔·内森(Juanita Nathan)和教育主管路易斯·西里斯科(Louise Sirisko)给父母写信,劝告他们,即使以安全为名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有可能“表现出偏见和种族主义”。信中说:“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必须以加拿大人的身份团结在一起,避免任何仇外心理,在这种情况下,仇外心理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东亚华人社区。”


有讽刺性的是,被称为“表现出偏见和种族主义”的这份请愿书,由华人发起。


诚然,维护公共卫生是当务之急。但如何做到这一点,同时又能敏感地处理华裔被恐慌的公众有意无意挑起的种族偏见所伤害?


To be (afraid),but not to be (racist), that’s a challenge (恐惧,却不歧视,这是一个挑战)。


在纽约,

一位华裔母亲李女士(Amy Lee-Ludovicy)收到了学校的电子邮件,通知因“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取消了她的孩子们的唐人街行程。须知,纽约迄今为止尚无发现一例新冠状病毒肺炎病例,11个疑似病例亦已排除。


这让李女士深感困惑,发生在7000多英里之外地球另一端的疾病爆发让纽约这一端的唐人街成了危险之地,只因为唐人街是华裔聚居区。


李女士说,学校管理部门陷入了“歇斯底里”。“孩子们只是被简单地告知‘远离华人,因为这种病毒起源于中国。’”


种种症状显示的是同一种“疫情”–这是人类最古老的瘟疫之一:新冠病毒在致使8000多人被感染上肺炎的同时,也让另一种疫情再次爆发。全球悄然弥漫的对新冠病毒的恐慌情绪,甚至由此无端恐惧和歧视所有华人。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社会医学教授罗伯特先生分析说,“越恐慌,越容易怪罪别人。”


通常,纽约唐人街会挤满参观中华文化中心的年轻人,但现在,这里变得空荡荡的。


非营利组织纽约华友会体育俱乐部(Chinese Freemasons Athletic Club)主任陈家霖(Karlin Chan)说:“我认为这是因为极度谨慎。但我不认为你应该逃避任何看起来像亚洲人的人。”


纽约的华裔社团纷纷取消春节庆祝活动。法拉盛文艺中心的“华人新年庙会”、美国华商会的“迎春晚会”,长岛大颈华人协会的春晚,长岛中华文教协会的新春筹款晚会不是取消就是推迟。


这是极度谨慎的态度。尽可能避免或许可能的传染与被传染可能。毕竟是假期重叠非常时期,华人汇集之地,很难确保是否有人曾经在疫区经过、携带了病毒而不自知。


可是,借着病毒,针对华裔的假新闻也在广泛传播,这不免令人心忧。


例如一名中国女子在武汉吃蝙蝠汤的病毒视频,作为中国人吃野生动物或不卫生的饮食习惯导致疫情爆发的证据。


但实际上,视频主人公王梦云不是在武汉拍摄的,甚至也不是在中国,而是在太平洋岛国帕劳拍摄的。这道菜被当地视为一道美味。


这不防碍他们把中国人视为疫病制造者。在泰国,有一个网民就上传了个短片,一名男子吃生肉的短片,附上留言:“中国人正在制造新疾病,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美国一些保守派大V则建议采取基于种族的措施来控制病毒。


例如保守派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堡(Rush Limbaugh)将新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Chi-com virus),呼吁美国“禁止中国乘客入境”。


另一位保守派权威人士安·库尔特(Ann Coulter)则说,“要禁止来自中国的游客,以阻止可能导致美国人死亡的新冠状病毒”。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历史学和亚裔美国人研究教授马德琳·许(Madeline Hsu)提醒人们,“细菌和病毒并不以种族为基础。”


亚裔美国人促进司法协会主席兼执行主任杨约翰(John C. Yang)指出,因新冠状病毒而起的新排外浪潮,与对华人的刻板印象结合在了一起。


“不幸的是,有些人仍然认为中国文化是落后的,食物被认为是‘异国情调’。”“这导致对新冠状病毒的虚假信息四处蔓延。”


  病毒可怕,但可怕不过人心。


人类出于保护自己的需要,会有恐惧和规避风险的本能。但恐慌发作时,这种保护却演化成对他人的伤害。人类中每次瘟疫的发作,都伴随着以防疫之名而实施的对他人的伤害。


1900 年 3 月,41 岁的华人王楚金(Wong Chut King)将鼠疫越过重洋带到了美国,也将生命丢失在美国。社会恐慌症开始发作,白人将当地华人视为瘟神,认为华人肮脏多病,封锁了唐人街,当地居民无法上班及进出购物。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事情也同样在中国大地上演。因为来自疫区,武汉人被视为瘟神。有人被强行锁在家中,有人被锁在小区门外。武汉人乃至湖北人处处被盘查、阻隔、举报、歧视,扩大化的悲剧一再上演,连外地人也被当成了瘟神,北京某小区直接封锁了大门,严禁外地人进入,当地租客交了租金却只能望门兴叹。


马德琳·许教授说:“疾病往往是不受欢迎的移民造成损害的证据,比如1832年爆发的霍乱和对贫穷的爱尔兰人的指责。”


“不受欢迎的移民常常被比喻成疾病和传染病。


中国国内,对湖北人恐慌开始演变成对外地人恐慌;在全世界,则演变成对中国人的恐慌。


这种存活于人心的古老病毒,终于找到机会,迅速蔓延。


它附着在基于防疫合理做法的因应措施上发作。可理解的恐惧与明显的歧视之间界线变得模糊,有些保护措施已形同以貌取人的“族裔标签”。 


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所带来的全球性的恐慌症,并不意外。


而我们也从来不对人性的光辉感到绝望。


全世界各地在警惕新冠状病毒的同时,也在努力释放善意,传递常识,同这种恐慌症对抗。


比如前面文中所述的,各国政府在尽力消除不妥的驱赶标语,学者和网民在竭力清洗沾染病毒的粗鄙歧视的言词。


比如上文提到有恐慌症案例的泰国和日本,在友善方面的表现更加令人动容。


虽然最早出现了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可是他们依然允许抵达他们国境的中国人延长签证,以免返回疫区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在口罩紧缺的时刻,日本降价销售,甚至捐赠大批口罩,支援中国。


比如,昨晚,在纽约时代广场的这个巨大大屏幕广告,用各国语言写着:


中国加油!




 人类的善意,请加油!






分析利弊 | 世卫组织宣布中国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深度分析:疫情将如何冲击经济?向武汉8位“造谣者”致敬

武汉大封闭 通告市民不要离开 美国正在核实新病例 流感与肺炎哪一个更严重?
美国机场检疫扩至20个 疫情十天后到顶?听听国际权威怎么说
中国科学家从加拿大偷走冠状病毒到武汉?假的
湖北“封城 ”11地 美发布最高旅游警告 机器人护理西雅图患者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纽约华人资讯网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41262.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