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美股研究社

新能源车热潮下“闷声大发财”的,不是特斯拉,而是这家巨头!

嘉能可将成为新能源汽车又一赢家? 本文作者| 扑克投资家 导言 近日有消息称,刚刚进军上海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巨头特斯拉,和矿业的巨头嘉能可签订钴供应协议,以保证未来上海的产…




嘉能可将成为新能源汽车又一赢家?



本文作者| 扑克投资家


导言


近日有消息称,刚刚进军上海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巨头特斯拉,和矿业的巨头嘉能可签订钴供应协议,以保证未来上海的产能不会受到牵制,从而使得这家大宗行业的巨头再度走入前台,也让市场再度意识到,原来手握大笔钴矿的嘉能可,可能才是新能源汽车的最大赢家。今天扑克投资家就带大家梳理,嘉能可和钴的那些往事。
 
正文

从2012年以来,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呈现爆发式增长势头,尤其是在中国加快推动新能源汽车普及的带动下,新能源汽车在2019年继续保持强势增长。根据EV Sales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球新能源汽车总销量达到超过111万台,同比增长幅度达到47.4%。

尽管当前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全球汽车销量的比重还很低,但新能源汽车发展大潮已经形成。部分国家已经出台了燃油企业退出时间表,各大汽车生产企业均将新能源汽车视为战略重点,新能源汽车展品在各大车展中的比例和重要性快速提升,一场以纯电动汽车为引领的新能源汽车革命已经开启。

以特斯拉、比亚迪等为代表的一批企业都加入这场新能源汽车的大潮之中。在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上,特斯拉以16万辆的销售数据牢牢霸占榜单第一位,市场份额占有率达到14%。紧随其后的是三家来自国内的车企——比亚迪、北汽与上汽,三家车企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超过了27万台,接近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的四分之一。除此之外,吉利、江淮等国内车企也出现在了榜单前十,分别以4.7万台、3.2万台的销量拿下第七名与第十名。

作为新能源汽车核心动力的锂离子动力,则是这一革命的“扛旗”者,而作为三元锂电池的关键构成元素,钴元素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

据了解,每1吨三元材料要消耗碳酸锂将近0.4吨。有券商据此预测,全球钴实际需求为12.9万吨。Mutanda暂停生产,供给短期将收缩17%(2.7万吨),供需反转至供给紧张,钴价将持续上行。而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年产量将超过百万,对钴的需求也独占全球半壁江山。

2020-2021年钴行业供不应求(吨)
   
     
不过你是否知道,这场新能源盛宴中的最大赢家,不是北汽新能源、比亚迪这些主机厂,也不是宁德时代、国轩高科这样的上游动力电池企业。

拿走中国新能源红利大头的,可能是一家隐匿在瑞士一个不知名小镇上的矿业巨头——嘉能可国际公司。

对于从事大宗商品交易的人来说,嘉能可公司(Glencore)是一个令人景仰的存在。如果简单地进行一下类比的话,嘉能可公司对于商品交易行业的影响,大概相当于高盛在金融行业、联邦快递在物流行业举足轻重的地位。


嘉能可自1974年成立以来,仅用4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一家初出茅庐但行为激进的瑞士石油贸易商,进化为全球大宗商品全产业链巨头的辉煌历程。嘉能可的经营项目无所不包,包括谷物、金属、石油、军火、糖类等。


传奇的人,带领传奇的企业

说到嘉能可,自然少不了介绍嘉能可创始人马克·里奇(嘉能可前身是Marc Rich & Co. AG,由马克·里奇于1974年创办,1993及1994年间, 马克·里奇出售公司股份套现,公司更名为嘉能可,现在嘉能可的主要拥有者与运营者是他之前的助手们)。   
     
       
马克·里奇(Marc Rich)是20世纪最具争议的传奇商人。在创立嘉能可的前身、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马克·里奇交易公司前,马克·里奇就已经是一位成功的美国大宗商品交易商。而在他早年的职业经历,在革命时的古巴所取得的成功,无疑深刻地影响了他的经营理念。
  
在嘉能可的前身成立之初,急需打开局面的里奇也将这种“无视规则”的做法淋漓尽致地应用到了商业机会的发掘上。他不仅挖走了前雇主的大多数大宗商品客户,而且以武器、日用品等多种货品直接从伊朗换取石油,再转手到石油大宗现货市场上谋利。

甚至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发生后,在美国大使馆人员被伊朗扣为人质、美国禁止公民与伊朗发生经贸往来的情况下,马克·里奇仍旧通过上述“以物易物”的形式,从伊朗获取大量石油。而公司按照马克里奇激进而且创新的方式迅速得到发展。

不止于此,凭借里奇当年在古巴革命期间和卡斯特罗政权建立的联系,嘉能可的前身还成功地在冷战高峰时期,将苏联发展为自己最大的客户。适逢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试图依靠石油资源建立“发达社会主义”,里奇的公司也看准其中商机,成为苏联石油乃至其他资源产品,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主要销售商。

事实上,嘉能可就是政府监管规则“最积极的挑战者”。嘉能可挣钱的“秘诀”就是一路走来都狂妄地无视规则,甚至改变规则,但他们却凭借雄厚的财富和狡黠的手腕,为股东们赢取令人眼红的财富,赚的是别的老牌大宗商品交易商“不敢为”的钱。

里奇从冷战铁幕之下攫取巨大财富的行为,最终激怒了美国司法部门。早已因石油倒手交易而盯上里奇公司的美国司法人员,终于在1983年向里奇及发起指控,罪名包括邮件欺诈、逃税以及诈骗,之后里奇开始了17年的逃亡生涯。

而在17年的逃亡时间里,里奇的丑闻从未间断。被传其不仅与各国的特工、黑社会、洗黑钱等有密切关联。同时,他与阿亚图拉·霍梅尼当权的伊朗、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饱受战争蹂躏的安哥拉以及推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等国家仍旧继续着石油交易。

但直到2001年比尔·克林顿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天签署对里奇的特赦令为止,避居瑞士的里奇从未出现在美国的法庭上,更没有在美国的监狱中待过哪怕一分钟。
2013年,马克·里奇因脑中风在瑞士卢塞恩的一家医院去世后,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听到马克去世的消息,我们感到难过。他是我们的朋友,也是大宗商品交易领域伟大的先驱之一,他一手创建了后来更名为嘉能可的公司。在这个时刻,我们向他的家人表达最深切的同情和哀悼。”


马克-里奇的继任者,
把嘉能可变成了“并购天王”


后马克·里奇时代,嘉能可先后有两位掌门人,其中包括嘉能可前首席执行长威利·斯特霍特以及现任首席执行长伊凡·格拉森博格。正是这两位关键的人物让嘉能可走上并购之路。

伊凡·格拉森博格

众所周知,嘉能可创建之初是一家专业化经营的贸易公司,企业规模和业务范围有限,其国际市场的进入方式主要以适合小企业的贸易出口为主。

而为了加快国际多元化发展,在格拉森博格的推动下,嘉能可的国际化进入方式转变为以兼并收购为主。

伴随着2000年以来的大宗商品牛市,嘉能可更是通过不断地并购金属矿产、油田、煤矿等资产,完成了从纯粹的大宗贸易的轻资产模式逐步变成上游矿产资源的重资产模式的转变。

在2005-2013年间,通过疯狂加杠杆、通过并购快速膨胀的做法,嘉能可已经不单纯是一家商品贸易商了,而是集开采、冶炼、生产和贸易为一体的综合矿企,三大业务板块为金属及矿产、能源产品、农产品。

2016年12月,格位森伯格和嘉能可押注世界石油市场的复苏,和卡塔尔投资局组成的财团一起共同出资,以低于市价5%的价格102亿欧元的交易对价,完成对俄罗斯石油公司19.5%股份的收购交易。这也是2016年能源市场最大的一笔交易。通过此次并购,短短几个月数亿美金的收益!

正是这种并购方式使公司估值实现了从6亿美元到600多亿美元的大跃进,嘉能可疯狂加杠杆、通过并购快速膨胀的做法相较同行更为激进,而这也是嘉能可能在短短40年里雄霸商品市场的“捷径”。

而这一笔笔看似皆大欢喜的并购交易,却为嘉能可接下来的债务危机埋下隐患。到2015年,嘉能可背负净的债务规模就已接近300亿美元,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的债务水平,同时嘉能可还持有用于买卖大宗商品的近200亿美元周转信用额度。

更有分析报告指出,嘉能可的负债可能高达1030亿美元,其中包括350亿美元债券、90亿美元银行贷款、80亿可循环贷款、10亿担保借款以及锁定至2017年的500亿美元信用证额度。而在嘉能可此前对外宣称的债务数据中,500亿美元信用证额度并未纳入其中。

正是源于资本市场对嘉能可债务高企的担忧,嘉能可在2015年陷入“破产危机”。


2015年险些破产,
不得不断臂求生


2015年,暴风雨终于来临,大宗商品以及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出现投降式下跌。美国加息预期、中国经济放缓以及A股市场的暴跌使得2015年以来,尤其是三季度出现了全球风险资产以及新兴市场国家汇率投降式杀跌的惨烈局面,工业金属、原油、煤炭、农产品价格均出现了大幅杀跌。

 
(彭博大宗商品指数在2015年创下十六年新低,比金融危机时期还低22%)

同时,随着2014年底LME仓储新规的推行,以及远期曲线走平或走负,原先对LME仓库控制出货、提高升水、赚仓储租金以及进行库存融资的盈利模式也遭到破坏。这些原先向好的因素的逆转使嘉能可自产和贸易业务均受重创,嘉能可的业绩也大幅下滑。业绩大降的同时,由于前些年对上游矿山的激进式并购,嘉能可的债务已增至300亿美元之巨。

面对严峻的生死考验,嘉能可只能选择断臂求生。2015年9月中旬,嘉能可宣布,将采取出售资产、暂停派息及定增融资25亿美元等措施自救,力争在2016年底前将净负债从300亿美元降到200亿美元。

同时嘉能可还宣布将旗下非洲两个旗舰铜矿停产18个月,这将导致其铜产量减少约20%(这也是其年内最大规模的一次减产)。

2015年10月9日,嘉能可宣布将澳洲、南非和哈萨克斯坦的含锌金属矿产量减少50万吨。

由于当年全球面临五矿资源的世纪矿和韦丹塔Lisheen等大矿闭坑减产,嘉能可削减产量的举动使得全球锌产业链出现巨大缺口,并发生了长达3年的被动去库周期,锌价一路上扬至3500美元/吨一线。

这一趋势一直持续到2018年左右,直到世纪矿重启锌矿生产后,全球锌价才开始回落。

这一案例也被业界认为是嘉能可“操纵”商品价格的经典案例。

而嘉能可减产的消息很快对大宗商品的价格起到了提振作用,有色金属价格集体反弹,嘉能可才得以缓解其面临的破产危机。
 

今天嘉能可的对手有哪些?

 
嘉能可的混业经营模式在业内独一无二。谈到国际对手,在原油领域,其竞争对手是维多石油集团,维多集团(Vitol Group)是全球最大的私营公司之一,1966年创建于荷兰鹿特丹,现总部位于瑞士,主要从事大宗商品贸易,是世界最大的独立原油贸易公司,这是一家私人合伙制企业。

在农业领域是美国的嘉吉公司,嘉吉公司于1865年创立的,经过141年的经营,嘉吉已成为大宗商品贸易、加工、运输和风险管理的跨国专业公司,经营范围涵盖农产品、食品、金融和工业产品及服务。

在采矿领域则是力拓矿业集团和必和必拓公司,力拓集团成立于1873年的跨国性矿产及资源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资源开采和矿产品供应商之一,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在勘探、开采和加工矿产资源方面的全球佼佼者,兼营煤、、铜、黄金、钻石、、能源等业务;而必和必拓公司则是以经营石油和矿产为主的全球著名跨国公司,目前已发展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源公司。该公司在全球20个国家开展业务,主要产品有铁矿石、煤、铜、铝、镍、石油,液化天然气、镁、钻石等。

       
而近年来,中国大宗商品企业也在崛起,部分企业更是隐约成为嘉能可不可忽视的对手,在动力电池关键元素钴元素领域,其中洛阳钼业便是其强劲的对手。

2017年中国钴行业竞争格局分析报告就曾指出,嘉能可2016年钴合计产量2.83万吨,占比达23%,洛阳钼业于2016年完成对Tenke矿山的收购后,目前已成为全球第二大钴矿生产商,年产量预计未来将达1.8万吨。

       
随着电动汽车和能源储存系统的需求加快,未来铜,锌,镍等元素(嘉能可的主营产品)将会迎来爆发,而这几种元素也是洛阳钼业的产品,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洛阳钼业将对嘉能可形成进一步的冲击。

除此之外,雪松控股集团对嘉能可来说也不容忽视。雪松控股深耕大宗商品供应链行业十数载,在有色、化工、黑色能源、石油、钢材、矿产、农产品等大宗商品领域颇有建树。

2014年全球大宗商品进入下行周期,上游的各大矿业寡头业绩大幅下滑,中游的大宗商品贸易商集体退出市场,而业务更稳健(零违约)的雪松活了来,并取得迅猛发展成为中国最强的大宗分销商。

同时公司也按照“嘉能可模式”,积极开拓大宗商品全球产业布局,增强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规模和渠道优势、资源开发和产业链综合服务能力,并且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积极开发铁矿、有色金属矿等资源。

截至目前,雪松已在瑞士、新加坡、英国、澳大利亚等10多个大宗商品重要节点国家及地区成立分支机构,业务节点沿着“一带一路”遍布亚洲、欧洲和非洲等地。

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榜单中,雪松控股集团以406亿美元的营收位居301位,比2018年跃升60位。但是还要多久,才能追上大宗产品行业界的王者——嘉能可,只有等待时间做出回答了。



* 所发文章不具有投资建议,请各位投资者自行判断 

往期精彩回顾




读者入群

美股研究社付费社群

美股挖掘机VIP群来啦~

每周末一次线上分享会

「美股挖掘机」知识星球一年期体验卡

交易日群主在线答疑


更多VIP权益,请点击↓

美股研究社付费社群——美股挖掘机成立了!

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gushe

或添加小编微信meigushe888

备注VIP入群即可咨询加入

添加人数较多请耐心等待

若三天未通过请重新发送申请)

在看一下呗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股研究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43109.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