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生物学霸

钟南山、李兰娟院士团队从患者粪便分离出新冠活病毒:并不意味主要传播途径改变

据南方+客户端 2 月 13 日消息,钟南山团队实验室在患者粪便中分离出新冠活病毒。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赵金存介绍,该团队在 P3 实验室中,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


据南方+客户端 2 月 13 日消息,钟南山团队实验室在患者粪便中分离出新冠活病毒。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赵金存介绍,该团队在 P3 实验室中,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一例重症感染患者粪便样本,分离出活的冠状病毒。

赵金存介绍,今天李兰娟院士团队也有类似发现,这提示 SARS-CoV-2 传播可能有新途径,但是否会造成人与人之间传染,还要进一步研究。

事实上,关于 SARS-CoV-2 感染导致消化道症状、可能存在新传播途径的预测与观点此前已经出现。之前有过哪些相关研究?分离活病毒意味着什么?一般人群该怎么做?以下是丁香园带来的解读。


ACE2 受体消化道上皮细胞中高表达

1 月 30 日,预印本论文平台 bioRxiv 在线发表一项研究,研究者通过对单细胞转录组的生物信息学分析,提出消化道可能是 SARS-CoV-2 的潜在感染途径。[1]


该研究指出,SARS-CoV-2 与 SARS-CoV 通过相同的受体 ACE2 进入宿主细胞。通过分析 4 个具有肺、食道、胃、回肠和结肠单细胞转录组的数据集,结果表明,ACE2 不仅在 II 型肺泡上皮细胞(AT2 细胞)、食道上皮和复层上皮细胞中高表达,而且在回肠和结肠的吸收性肠上皮细胞中也高表达。

研究者认为,这些结果表明消化系统可能是 SARS-CoV-2 感染的潜在路径。(点击链接可回顾研究详情:新发现:新冠病毒可能存在新传染途径


肛拭子、粪便样本病毒核酸阳性

1 月 31 日,NEJM 报道了美国首例确诊 COVID-19 患者成功治愈的病例。报告显示,这名患者入院后出现了消化道症状:恶心、呕吐 2 天,住院第 2 日下午出现排稀便,腹部不适,夜间再次排稀便。[2]

患者临床症状可见腹部不适
(图源:NEJM 医学前沿)

采集的患者粪便和上呼吸道样本,以及鼻咽和口咽拭子经 rRT-PCR 检测 SARS-CoV-2 均呈阳性,血清检测为阴性。(点击链接可回顾研究详情:重磅!美国首例新冠病毒肺炎治疗康复全过程 | NEJM 官方翻译

2 月 1 日,据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透露,该院肝病研究所研究发现,在某些 COVID-19 确诊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出 SARS-CoV-2 核酸阳性,可能提示粪便中有活病毒存在。

2 月 3 日,石正丽团队在 Nature 发表论文中提及,COVID-19 患者肛拭子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对患者不同时期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咽拭子、肛拭子等样本进行了两轮核酸检测(时间分别为 2019 年 12 月 30 日和 2020 年 1 月 10 日),发现前一个时间样本的病毒核酸量比后期高约 1000 倍以上。[3]

Nature 官网截图



钟南山团队研究:消化道症状少见

2 月 9 日,钟南山院士团队、李兰娟院士团队、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等一线临床医院和研究机构联合在预印本平台 medRxiv 发表研究,汇总全国 31 个省市共 552 家医院的 1099 例 COVID-19 患者病例资料。[4]

研究结果显示:大部分 COVID-19 患者临床表现仍以发热、咳嗽、乏力为主,43.8% 的患者就诊时出现发烧,87.9% 的患者在住院后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占 67.7%,乏力占 38.1%。(点击链接可回顾研究详情:钟南山团队首篇新冠病毒论文:个别潜伏期超三周,一半以上早期不发热

参考文献截图

消化道症状仍然比较少见,仅有 3.7% 患者出现腹泻,5.0% 患者出现呕吐,出现消化道症状的比例较流感、SARS、MERS 更低。


这个新发现意味着什么?

有病毒学专家告诉丁香园,与之前在患者粪便中检测出病毒核酸相比,这一次分离出活病毒进一步证实了 SARS-CoV-2 可以在消化道生存。

在他看来,这意味着 SARS-CoV-2 可能存在新的传播途径,加大了防控难度,粪便无害化处理和食物安全问题应当引起重视。「粪便的处理非常关键,粪便中的病毒很容易经过污水进入人的食物环节,所以也要关注食品安全问题,最好对污水进行监测是否含有 SARS-CoV-2。」

「这个病毒和 SARS 病毒很像,都高度怀疑有粪口途径传播。SARS 病毒曾在香港淘大花园引起经下水道的传播,推测是因为下水道 U 型阀失效,导致含病毒气溶胶扩散。」该专家表示。

2003 年 3 月下旬,香港淘大花园曾爆发 SARS 疫情,共有 321 宗 SARS 个案,且感染个案明显集中在 E 座,占累积总数的 41%,且当中大部分住在 E 座的 7 号和 8 号垂直排列的单位。

后续调查认为疾病的传播主要与房屋结构的设计有关,病毒有可能通过排泄物或废水传播。不过,世卫组织并没有肯定 SARS 存在粪口传播,并表示「尚无证据表明这一方式在 SARS的传播中起着关键作用。」

资料图


有鉴于香港淘大花园的案例,该病毒专家建议,「居家隔离措施可能不适合目前的疫情形势。因为居家隔离做不到粪便无害化,粪便在冲水过程形成气溶胶,个人自行清洁厕所表面是起不到作用的,有可能发生同样的传播,因此集中隔离是必须措施。」

此外,知识分子此前发布文章显示,有免疫学专家认为,根据此前对 SARS-CoV 的研究,现有证据不太支持 SARS-CoV-2 粪口传播的假设。虽然 SARS-CoV 在感染者肠道内普遍存在,但很可能不是吃进去的,而是来自于受感染的肺中的免疫细胞。

对于这一观点,该病毒学专家表示,「此次能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活病毒,说明患者粪便中 SARS-CoV-2 含量较高,不太可能是来自呼吸道的细胞残片,我更倾向于病毒可能在消化道复制。当然,在没有实验室证据前,各种假设都是有可能的。」


写在最后

尽管这一新发现对于改善防控措施、指导公共卫生政策制定具有参考意义,但对于一般人群而言,暂时不必为此过于恐慌。

目前,SARS-CoV-2 的传播仍以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为主。

据新华视点消息,今日,国家卫健委对此作出回应表示,不管患者消化道症状是初发还是并发,发热、乏力、干咳还是最主要的临床表现(这一观点与钟南山团队此前研究结果一致)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病毒并不意味着主要传播途径发生变化。

前面那位病毒专家也告诉丁香园,虽然 SARS-CoV-2 可能存在新的传播途径,但「除非有明确的证据,如动物实验,否则我们不能下定论说 SARS-CoV-2 存在粪口传播。」

因此,对于一般人群而言,做到便后及时冲水、重视手卫生、大便时手不要摸来摸去、便后盖上马桶盖再冲,不去人群密集的场所,在必要时佩戴合格的口罩,就是目前最有效的防护手段。

致谢:本文经山东大学附属齐鲁医院临床医学硕士 魏玮 专业审核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来源:
1. Hao Zhang, Zijian Kang,Haiyi Gong. et al. The digestive system is a potential route of 2019-nCov infection: a bioinformatics analysis based on single-cell transcriptomes
2. Michelle L. Holshue, Chas DeBolt, Scott Lindquist.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EJM.
3.Zhou, P., Yang, X., Wang, X.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2020)
4.Wei-jie Guan, Ph.D., Zheng-yi Ni, Yu Hu.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生物学霸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53651.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