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汉周读书

首次邂逅,潘金莲西门庆第一眼扫描对方什么…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授权自 zhuanlan.zhihu.com/p/24104735 01 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相遇是在全书的第二回,也是机缘巧合扯出的一桩孽缘。 故事经过大…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汉周读书

授权自

zhuanlan.zhihu.com/p/24104735


01


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相遇是在全书的第二回,也是机缘巧合扯出的一桩孽缘。


故事经过大家应该都熟悉,潘金莲要去放下帘子。

一阵风过来,手中叉竿不小心掉落,正好砸在路过的西门庆头上。

于是潘金莲往下瞧,西门庆抬头向上望,两个人这就对上眼儿了。


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

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

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

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


潘金莲看西门庆是先看他的穿着打扮。

“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这些都显示出这个男人的财力,可见其经济条件是不错的。

从头到脚包括手里的道具都看遍了,最后才看他的相貌。

“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见颜值也不低。

既有钱又帅,还生的“浮浪”,只一眼就把这个人看进心里去了。




02


再看西门庆的反应


这个人被叉竿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

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

但见他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白鲜鲜、黑茵茵,正不知是甚么东西。

观不尽这妇人容貌。


西门庆和潘金莲不同,他的一双眼睛,用书里的话说叫“那一双积年招花惹草,惯觑风情的贼眼”,看到的全是肉体。

而且头发、眉眼、五官这些能看见,后面这胸、腿以及“紧揪揪、白鲜鲜、黑茵茵,正不知是甚么东西”这些是怎么看见的?

(想当年我第一次看到这段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这写的是女人身体的一部分)

多半是他自己的YY。

可见西门庆也是老司机了,阅尽天下A片而心中无码。

一双X光眼,楞把穿着衣服的潘金莲看了个干净。

兰陵笑笑生这一段的文字可以说是半实半虚,把西门庆头脑中想象的内容也写了出来。


这是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第一次相见,真是个“天雷勾地火,一箭就上垛”。

(哎呦卧槽,居然神奇的压上韵了)西门庆看潘金莲看的是她的美貌和肉体,潘金莲看西门庆看的是他的身份和财力。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眼就看中了对方身上那自己所觊觎的,想要攫取的东西。

金钱与欲望的碰撞,就这样在两人之间擦出了奇妙的火花。




03


然而在这一片情欲之中,还暗藏着一丝死亡的氛围。


西门庆之所以会走到潘金莲家窗下,是因为他心情不太好,才出来闲逛。

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呢?

因为他的第三房妾室卓丢儿死了,刚刚办完后事。

是卓丢儿的死为两个人的巧遇制造了契机,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西门庆手上的扇子。

潘金莲第一眼看他的时候是“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走的时候是“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这把扇子在这里出现了两次。

而这把扇子的主人原本不是西门庆,是一个破落户子弟卜志道。

卜志道,谐音“不知道”,也算是个神秘人,第一回就被提及,但还没出场就死了。原本应该结拜的十兄弟少了一个,所以才临时提议补上了花子虚,又因此扯出第二女主李瓶儿。

当然,这是后话了。


一个由逝者制造的机会和一件亡者遗物,隐隐透出一些诡异的黑色气息。


嗯,这么一说还有点瘆人呢。



毕竟这才第一次见面,就谈论死亡的话题确实有点太早了。

两个人距离最终结局还有六七年的浪荡光景呢(虽然他们不知道),还有大把的好时光。


《金瓶梅》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慢慢铺陈开来。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金瓶梅》(崇祯本)

《秋水堂论金瓶梅》田晓菲

《致命的狂欢》石钟扬


 – THE   END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汉周读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56770.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