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生物学霸

代表作制度崛起,刷论文再也没用了:解读科技部今日发布的「最严论文新政」

昨天中午,一份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下发的文件在各大学术群流传。 这份发文字号为教科技〔2020〕2 号的文件名称为《教育部 科技部印发 <关于规范高等学校 SCI 论文相关指标…


昨天中午,一份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下发的文件在各大学术群流传。

这份发文字号为教科技〔2020〕2 号的文件名称为《教育部 科技部印发 <关于规范高等学校 SCI 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 的通知》。

网传文件截图


总的要求就是把 SCI 论文指标与各类评价和奖励分开。学者的个人评价、学科和学术机构的评价、科研奖励、学位授予…… 一切科研绩效和产出都将进行综合评价,摒弃「以刊评文」,完善评价规则,让评价体系落脚于「代表性成果的创新点和意义」。

但是这份文件真假难辨,笔者并没有在科技部网站上找到。


真实文件今日发布

就在网上仍在争论「意见」真伪的时候,另一份直指科技评价体系改革的文件却在今天落地!

今天上午,科技部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 「唯论文」 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这份「通知」的内容里不再是「意见」,而是更具体的「措施」。

图片来源:科技部网站


虽是「试行」但这份「措施」显然比昨天流传的「意见」详细得多,也落地得多。「措施」包括九大块,27 条。

首先,破除「唯论文」不良导向,并不是完全不看论文,而是看代表作,看高质量论文,提高高质量成果的评价权重。「措施」中甚至提出了「三类高质量论文」的概念:发表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科技期刊、业界公认的国际顶级或重要科技期刊的论文,以及在国内外顶级学术会议上进行报告的论文。

其次,在科技评价中进行分类考核评价。分类有两条线,一是基础学科和应用研究的分类,二是项目评审、创新基地、科研绩效评价、科技奖励评审、人才评选等五个不同评选的分类,对科研成果分别有所侧重。

第三,打造中国的高质量科技期刊。正手是推进世界一流的领军期刊的建设,反手打击垃圾期刊,建立「黑名单」。

第四,严控论文发表支出,打击买版面发文。除代表作和「三类高质量论文」外,其他论文发表不允许列支;发文必要性要经过审核;项目评定中,加强论文列支情况核验;不允许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

第五,加大监督力度,确保「措施」落地。

总体来看,「措施」比先前流传的「意见」更全面,更细致,更具可操作性,水平更高!


代表作制度将深刻影响每个人

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代表作制度将崛起,成为「顶层设计」,对个人而言好好打磨自己的代表作,要远比刷论文数要来的有用。

代表作制度,是国际上评价一个学者水瓶的惯常做法。比如用来评价学者水平的 H 因子,其内在逻辑就是代表作制度。但我国科技评价中,代表作制度的发轫还是最近十年的事情。

2011 年,复旦大学取消对 SCI 论文按篇奖励的制度,同时对文科教授和副教授的评选,实施论文代表作制度。时任常务副校长的陈晓漫表示,代表作制度意在不让复旦的老师「数论文」,而是沉下心来,把学术做好,做出高质量的工作,出有影响力的成果。只要有好的论文,哪怕只是一篇,也有可能因为是代表作,而让老师获得高级职称。

时任复旦常务副校长陈晓漫,图片来源:网络


复旦大学并不是独行者。早在 2009 年,中国人民大学就在校内试点推行论文代表作制读,凭借一篇高水平论文就可以评上教授。试点两年,共有十多位青年教师通过这一制度破格获得高级职称。2012 年,该制度正式在全校施行。

几年内,各大高校相继推行代表作制度,高校发起的科技评价改革逐渐被认可和接受,各省纷纷印发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代表作制度的范围延伸到各类专业人才的职称评定。

相关文件截图


2018 年 7 月,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在第三部分「改进科技人才评价方式」中明确提出,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SCI 和核心期刊论文的发表数量、论文引用和影响因子排名等仅作为评价参考。

图片来源:国务院网站


代表作制度正式成为「顶层设计」,国自然申报中也只要求列出代表性论著,并且数量一再减少。

与之呼应的,各项评奖也逐步施行代表作制度。2019 年,国家科技奖励取消了填写论文期刊影响因子这一栏,鼓励科研人员把发表在国内期刊的论文作为代表作,并且强调知识产权归中方所有,第一单位署名为国外单位的论文不能作为代表性论文。

作为改革的代表作制度,实际上并不是创新,而是回归。

学术研究应该回归到做真学问,发好文章的原本轨道上。代表作制度也不是颠覆,而只是在原先僵化刚性的评价标准中加入一点柔性的元素,从而净化出潜心学术的风气。这才是改革的大方向!

有鉴于此,「只要是 SCI 就行」,「有论文总比没有论文好」的旧观念需要被抛弃了,重质量而不是数量已经成为学界的共识和科技评价的主流。

研究人员应该从学术生涯的起点就认识到这点,禁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冷板凳坐穿,十年磨一剑,在千锤百炼之后拿出可以传世的科研成果。


体系的完善任重道远

然而,旧体系的改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新制度的施行也并非一劳永逸的事情,仍需不断的改进。

2019 年 4 月,天体物理学家武向平院士在《中国科学报》撰文讨论《如何走出科技评价体制的盲区》,他认为中国学术界应该建立文化自信,结束西方长期把持和统治的基础科学创新理论评价体系。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报


这种文化自信的建立是长期的系统工程,所以「措施」中,对论文代表作有了国内科技期刊的发文要求,「原则上应不少于 1/3」,我们要自己创办一流的学术刊物。

而官方早就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早在 2018 年,科技部、教育部、人社部就联合两院开展清理「唯论文、卫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专项行动。

图片来源:相关文件截图


也正是在此之后,很多基金申报和奖项评选只要求列出有代表性的三五篇论文,其他渣渣论文再也不算数。学界一片叫好!新「措施」中,连发渣渣论文的版面费都不给报销,更是好上加好!

国外同行的经验同样值得参考。

2012 年 12 月 16 日,在美国加州旧金山举办的全美细胞生物学学会年会上,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和出版商提出了一系列改善学术评价的建议,这些建议后来被称为《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旧金山科研评价宣言)》, 简称 DORA)。

图片来源:DORA 官网


DORA 对资助机构、科研机构、出版机构、计量指标提供方和研究人员分别给出了几条建议,共计 18 条。现在,全球已有 1887 个机构和 15618 名科研人员签署了该宣言,他们共同推动着学术评价向更科学的方向进化。 
纵览中外,学术成果的评价都是难题,评价体系的建立更是毫无先例。即便有例可循,国内学术界现状的改变也绝非易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或许,当前我们能做的,唯有摸着石头过河。今天发布的「措施」仍有一年的试行期,希望能收到好的反馈。

对于我们个人,代表作制度同样意味着更大的考验:刷论文真的没用了,好好搞代表作吧。

封面来源:站酷海洛 Plus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生物学霸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62214.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