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美中网

弗洛伊德追悼会全体默立8分46秒 纽约爆恶性袭警案或涉恐怖主义 川普与前防长隔空对骂

弗洛伊德追悼会明州举行:全体默立8分46秒 民权领袖痛斥川普 明州非裔弗洛伊德遭警“跪杀”引发全国性质的抗议活动,明尼阿波利斯周四下午为他举行了追悼会,这是一系列官方追悼活动的第一…


弗洛伊德追悼会明州举行:全体默立8分46秒 民权领袖痛斥川普


明州非裔弗洛伊德遭警“跪杀”引发全国性质的抗议活动,明尼阿波利斯周四下午为他举行了追悼会,这是一系列官方追悼活动的第一场。与此同时,全美多地市民在抗议期间均举行了纪念活动。


出席追悼会的包括弗洛伊德的家人以及许多公众人物。包括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大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民权活动家杰西·杰克逊;牧师兼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参议员艾米·克洛布彻以及非裔名人凯文·哈特和Ludacris等。



一些出席者戴着口罩,组织者也提醒人们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新冠大流行给非裔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北方中央大学校长斯科特·哈根在致追悼会开幕词时宣布,一项新的奖学金将以弗洛伊德的名字命名。他鼓励所有大学校长以弗洛伊德的名义成立奖学金,以“前所未有地资助新一代年轻非裔,他们蓄势待发,准备领导我们的国家”。


弗洛伊德家庭代表律师本杰明·克鲁姆在发言中承诺:“要在法庭内外共同努力,为乔治·弗洛伊德争取正义。”他说:“不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杀死了乔治·弗洛伊德。我想清楚地表明这一点。是另一种在美国我们太过熟悉的大流行病,是种族主义和歧视大流行杀死了乔治·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家人则在发言中回忆他生前的点点滴滴,他的弟弟弗洛伊尼丝·弗洛伊德说,人们喜欢和他的哥哥在一起:“乔治与吸毒、吸烟者和无家可归的人交谈时完全不会区别对待,与乔治交谈时,人们会觉得自己就像总统一样,那就是他带给你的感觉。”弗洛伊尼丝称他的哥哥是“将军”,因为每个人都想和他在一起。


弗洛伊德的堂妹沙丽德·塔特(左)谈及他们一起成长的经历时说,他们的家人虽然贫穷,但“我们总是拥有彼此”。弗洛伊德的弟弟罗德尼·弗洛伊德说,他的兄弟教会了他“如何成为一个男人,因为他在我们之前已见过了世道。”


追悼会举行期间,副总统彭斯发推向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和朋友表示“同情和祈祷”,副总统称,弗洛伊德之死“是一场悲剧”,并重申了总统川普“正义将得到伸张”的誓言。


阿尔·夏普顿牧师在“全国悼词”的发言中对种族主义进行了深刻的谴责。他批评总统川普对抗议活动的处理方式,包括本周早些时候他在华盛顿特区教堂外用圣经做道具拍照片。夏普顿说:“如果他今天在看,我希望他打开那本圣经……我们不能使用圣经作为道具。对于那些议程与正义无关的人,这个家庭不会让你使用乔治作为道具。让我们代表正确的立场。”


他补充说:“乔治·弗洛伊德的故事是非裔一直以来的故事。因为自401年前以来,我们之所以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想成为和理想中的那个人,原因正是你们将膝盖抵在我们的脖子上。”夏普顿说:“现在是时候让我们以乔治的名义站起来说:‘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拿开!’的时候了。”


弗洛伊德的追悼会上,所有与会者沉默站立8分46秒。



在明市追悼会进行的同时,成千上万的人们聚集在华府的马丁路德金雕像前,纪念弗洛伊德的同时呼吁种族正义。



纽约市民则聚集在布鲁克林区的卡德曼广场公园,追悼弗洛伊德。



↑ 点击了解更多 ↑


川普激烈回击前防长:很高兴辞退了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将军


川普总统周三晚间严厉回击了前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此前这位前防长打破了沉默,在一份措辞激烈的声明中谴责了总统对全国抗议活动的处理。


川普称马蒂斯为”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将军”,并对他的领导能力大加指责,声称这位退休的四星海军上将的能力不是他的军事实力,”而是个人的公共关系”。 


马蒂斯和川普(美联社资料图)


总统在周三晚上的推特上说:“我与巴拉克·奥巴马唯一的共同点或许就是,我们两人都有幸解雇了吉姆·马蒂斯,这位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将军。我向他要了辞职信而且感觉很棒。他的绰号是‘混沌’,我不喜欢,改成了‘疯狗’。”


川普的推特


“他的主要实力不是军事,而是个人公共关系。我给了他新的生活,能做的事情,和能打赢的战斗,但他很少’有任何斩获(brought home the bacon) ‘。我不喜欢他的‘领导’风格,也不怎么喜欢他的其他发面,很多人也同意。很高兴他走了!”川普继续说。


根据此前报道,在全美抗议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示威活动蔓延之际,川普政府的第一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周三发表声明,谴责总统川普是他一生中见过的“第一位没有试图团结美国民众的总统”。


“唐纳德·川普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位不尝试团结美国民众的总统,他甚至不假装尝试。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马蒂斯说。


“我们正在见证持续三年的这种故意(分裂)做法的后果。我们正在见证持续三年没有成熟领导层的后果。我们可以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团结,从我们文明社会中汲取固有的力量。正如过去几天所显现出来的那样,这并非易事。但是,我们亏欠我们的公民,亏欠为捍卫我们承诺、我们的孩子们而流血的前几代人。”


在非裔弗洛伊德在遭白人逮捕时身亡事件发生后,全美各地爆发了持续的抗议活动。作为回应,川普本周早些时候宣布自己为“法治总统”,并誓言如果暴力事件不得到平息,将使用军队进驻街道。


周三的评论是离开川普政府以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前防长的重要时刻。这位退休的海军上将曾多次拒绝回应有关川普、军队政策、五角大楼和其他事件的评论请求,因为他称自己不想成为部队中的矛盾声音。马蒂斯一直强调他在辞职信中已经说出了他想说的一切。


直到几天前,马蒂斯在私下里仍秉持这种观点,但在对上周的事件感到非常沮丧后,他改变了做法,大声疾呼自己的观点。


对于许多崇拜前国防部长的军人来说,这将是一个重要时刻。尽管前国防部长的职业是基于忠诚和对军事指挥链的尊重,但他仍向部队发送信息,表明国家无需总统的领导也可以团结。


在马蒂斯发表评论之际,华盛顿特区正在增加军事力量。


在华盛顿增加军事力量几天后发出了这一消息。国民警卫队和联邦执法部门已驻扎在首都附近,展示出近期很少出现的武装力量。近期记忆中未曾见过的武力表现。联邦执法人员周一在白宫前暴力破坏了和平抗议活动,以便川普总统可以前往抗议者聚集的拉斐特广场对面的一座教堂里进行合影


马蒂斯还间接批评了现任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形容美国城市时使用的“战场”(battlespace)一词。


“我们必须拒绝任何将我们的城市视为‘战场’的想法,以要求我们的军装要“占主导地位’。”马蒂斯说,“在国内,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我们才应在州长的要求下使用军队。军事化的应对,正如我们在华盛顿特区所看到的那样,在军队和平民社会之间制造了冲突——一个错误的冲突。”


“这侵蚀了道德基础,这些基础确保了身着制服男女和他们宣誓保护社会之间的可信赖纽带,而他们本身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维护公共秩序的任务应该留给州和地方的平民领导人,他们对社区最了解,并且为之负责。”


马蒂斯的言论呼应了五角大楼一些人的观点,他们甚至在川普宣布准备部署军队在国内执行秩序任务之前就开始看到不适。


“有强烈意愿,应由当地执法部门来负责(维持秩序)。”国防官员告诉CNN说,他暗示法律禁止军方在国内履行执法职责。


埃斯珀周三承认,他使用“战场”一词并不意味着与美国人发生任何冲突,但声称他使用了军事术语。埃斯珀还特别表示,拒绝使用现役军人进行执法,这些言论使他在白宫的地位被动摇。


白宫新闻发言人麦肯尼周三拒绝直接回答,总统川普是否仍然对埃斯珀充满信心,而是只是回答说:“截至目前,埃斯珀部长还是埃斯珀部长。”


但马蒂斯直接将怒火喷向了川普,他说:“我做梦都从来没有想过,在任何情况下,宣誓就职的部队会侵犯其通报的宪法权利,更不说只是为了让当选的三军司令摆拍一张身旁站着军队领导层照片。


总统川普周三晚间软化了他向国内城市派遣军队的态度,在重申自己有“非常强大的权力这样做”的同时,他也说“我不认为我们必须这样做。”


尽管如此,马蒂斯明确表示,他对总统的激烈的评判并不仅仅是因为任何一件事。


“只有采取一条新的道路,这实际上意味着回到我们建国理念的原始道路上,我们才能再次成为一个在国内外受到崇敬和尊重的国家。”


防长与总统公开意见不合后 麦康奈尔措辞微妙挺防长


周四,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对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和司法部长巴尔表示支持,两位内阁官员最近因华盛顿特区抗议活动有关的行动而饱受批评。


麦康奈尔资料图


麦康奈尔在一系列推文中称赞了两位内阁官员,称他们的“专家意见和有原则的领导力”为川普政府“尽忠尽责”。


他在推特上说:“我感谢他们在这个困难时期为国家做出的奉献,以及他们坚定地致力于维护和平与秩序,维护自由,保护美国人民能让其自由行使宪法权利。”


他补充说:“我很高兴川普总统组建了一支如此出色的团队,为所有美国人而辛勤工作。”


麦康奈尔对埃斯珀的支持尤其引人注目,因为这是在国防部长就川普是否可以援引《暴动法Insurrection Act》而与川普公开意见相左之际,该法案将允许联邦政府在美国部署现役部队。


川普说:“如果一个城市或州拒绝采取捍卫其居民生命和财产的必要行动,那么我将部署美国军队,并迅速为他们解决问题。”


然而,埃斯珀在五角大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现役军事人员用作执法角色,这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而目前的内乱是由明尼阿波利斯的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事件,没有构成这种情况。


消息人士告诉新闻媒体,他周三与总统的高调分歧在川普的核心圈子里引起了不快。


埃斯珀还因川普总统拿着圣经在圣约翰主教教堂外面摆拍而受到民主党人的批评。为了摆拍,抗议者被从拉斐特广场强行驱逐,记者称警方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驱散人群,尽管警方已否认使用了催泪瓦斯。


巴尔还受到民主党人的批评,因为有报道称巴尔下令将抗议者驱散。执法人员告诉《华盛顿邮报》,巴尔亲自下令扩大白宫附近的清场范围,将抗议者驱逐拉斐特广场。但是,巴尔似乎没有与川普之间有任何矛盾。


共和党参议员力挺前防长 “纠结”是否仍选川普


共和党参议员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周四称赞马蒂斯的严厉谴责是“真实,诚实和必要的”,并承认她正在就是否投票支持总统而“纠结”。犹他州共和党人罗姆尼也发声明支持前防长。


穆考斯基资料图


参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穆考斯基周四在国会大厦投票途中告诉记者:“我认为马蒂斯将军的话是真实、诚实、必要和早应有的。”


她告诉华盛顿邮报:“当我昨天看到马蒂斯将军的言论时,我觉得也许我们已经到了可以更诚实地对待内部可能存在的担忧,并有坚定的信念并大胆说出来的地步。”华邮记者此后将这些言论与其他参院记者共享。


当被问及她是否会在2020年大选投票给川普时,穆考斯基承认:“我对此十分纠结。我已经为此纠结了很长时间了。”她也是首位公开表态可能不选川普的共和党人。


她指出,川普是“我们正式当选的总统”,“我将继续与他合作……我将继续与本届政府合作”。


全美爆发骚乱之际,川普曾威胁出军镇压,尤其是他命令放闪光弹、胡椒喷雾驱散白宫前一批和平抗议者而饱受争议。穆考斯基称,她不知道该如何进行全面回应。


参议员称:“我认为在当前,我们都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来表达需要适当表达的词语,至于我将给谁投票(或)不给谁投票的问题,我认为目前是在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来自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是参院几个温和派共和党人之一。她支持堕胎以及医疗健保改革。在大法官卡瓦诺确认听证投票中,穆考斯基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共和党人。


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周四也表示,马蒂斯的声明“惊人而有力”。


罗姆尼并未详细说明他声明的内容,而是简单表示,马蒂斯是“美国爱国者”和“我尊重他判断的人”。在川普弹劾案中,他是唯一投票支持其中一项弹劾条款的共和党参议员。


罗姆尼资料图


官方尸检报告出炉:弗洛伊德患新冠但与死亡无关


一周来,美国人的注意力突然从新冠病毒大流行转移到明州非裔死亡案,而法医的报告显示,虽然乔治·弗洛伊德逃过了新冠的威胁,但却没能躲过警察暴力。除了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外,官员们还公布了有关最终验尸的更多细节。报告说,警官的膝盖压在他的脖子超过8分钟,但并不能断定这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



最终验尸结果显示,弗洛伊德在4月份对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亨内平郡验尸官办公室在周三的最后报告中说病毒仍然呈阳性,但这种病毒在他的死亡中没有已知的作用,他很可能已经没有传染性。


“新冠阳性反应可以持续数周,从临床发病到治愈,验尸结果反映了之前感染的阳性还在持续,但可能无症状。”报告说。


弗洛伊德在这次大流行中幸存下来,在美国,非洲裔美国人死亡人数超过了白人或其他族裔群体。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美国非裔占美国人口的13.4%。但一项研究发现,非裔人口较多的郡的感染人数占所有新冠病毒病例的一半以上,非裔死亡病例也几乎占总死亡数的60%。


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只会加剧健康风险,因为尽管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但大批人群拥挤在一起走上街头。


官方和死者家庭公布的尸检报告有不一致处


除了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外,官员们还公布了有关最终验尸的更多细节。


根据亨内平郡法医公布的最终验尸结果,弗洛伊德的死亡是由于心肺骤停。


报告说,警官的膝盖压在他的脖子超过8分钟,但并不能断定这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


法医的最后报告说,弗洛伊德的头部、脸部、嘴巴、肩膀、手臂和腿部都有淤青和割伤,这是当警察把他强压在地上并跪在他的脖子上导致的,但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些伤害会直接杀死他。


它没有发现任何重大颈部受伤、颅骨或脑损伤的证据。报告说,内脏器官没有损伤。”甲状腺软骨和舌骨完好无损,”报告写道。一般在绞死过程中,舌骨可能会断裂。


最后的验尸报告说,弗洛伊德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史。其中包括一份更完整的毒理学报告,称弗洛伊德的血液和尿液中有几种药物的证据,包括吗啡、芬太尼、大麻和甲基安非他明,尽管并非所有的检测都是可靠的。


弗洛伊德的家人和亨内平郡法医聘请的专家得出结论,他的死是一起凶杀案,但他们对造成死因的意见不一。


弗洛伊德家庭委托进行的独立验尸结果不同意该郡的结论,称他死于”因持续压力而窒息”。


弗洛伊德好友讲述他临死一刻 称其完全未拒捕


弗洛伊德之死掀起了全美反种族歧视浪潮。他的一位好友描述了他生前最后一刻发生了什么。这位友人表示,弗洛伊德死前曾向警员恳求问发生了什么,没有以任何形式拒捕。


《纽约时报》报道,现年42岁的霍尔(Maurice Lester Hall)在弗洛伊德被捕前与他一起坐在车中。该报在休斯敦追踪到他的下落。霍尔称,他见证自己的老师死亡后,接连逃亡了两日。


采访中,霍尔叙述,弗洛伊德是他在休斯敦的同乡,两人认识了多年,在弗洛伊德国殇日遭遇警察暴力而亡的当天,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起度过的。


霍尔称:“从一开始,他以一种最谦卑的方式努力表明他没有以任何形式或方式抵抗。我听到他恳求,‘请问,警官,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


自5月25日弗洛伊德去世以来,成千上万名抗议者纷纷涌上街头,要求逮捕所有四名涉案人员。当局最初逮捕了以膝盖抵住弗洛伊德颈部达8分零46秒的沙文(Derek Chauvin)。周三,他们加重了对他的谋杀罪名,并同时指控其他在场的三名前警员协助和教唆谋杀。


霍尔说他永远不会忘记他那天看到的一切。


霍尔称:“当时他只是在哀嚎,希望有人帮助他,因为他快死了。我将永远记得弗洛伊德脸上的恐惧,因为他是个一个无畏的人。这场景在我脑中挥之不去,看到一个成年男子哭泣,之后看到一个成年男子死去。”


纽约发生恶性袭警事件 或与恐怖主义有关!3警员受伤一人为华裔


执法人员周四表示,当局正在调查周三晚一名纽约市警在布鲁克林遇刺事件,他们正在调查这是否与ISIS等恐怖组织有关。



三名警员被送进了医院。消息人士说,目前正在调查恐袭相关动机。市警总局局长谢伊(Dermot Shea)批这次袭击为“胆小无端”。


两名高级执法人员称,嫌犯是来自巴尔干地区的移民科莫维奇(Dzenan Camovic)。


当局称,周三晚11:45左右,两名警员在Church大道和Flatbush大道附近进行防抢劫的巡逻。这名20岁的嫌疑人用刀划伤了一名警员的脖子。之后有人开枪,附近的中士作出了回应。谢伊称,当中士到达现场时,另一名警员的配枪握在嫌犯手中。


谢伊称,混乱中总共射出22枪。两名警员被枪击中。他们以及之前被刺伤的警员被送往医院,情况稳定。嫌犯中了8枪,据报受了重伤。警方称他来自布鲁克林,没有犯罪记录。


本网记者获悉,被枪击中的警员中有一名为华裔。


调查人员认为,有多名警员开枪,尚不清楚嫌犯夺到警员配枪后是否开火。执法人员说,这场冲突被警员佩戴的随身摄像机捕获。


谢伊称:“我们知道发生了混乱的场面,还缴获了一把刀。感谢上帝,我们现在没有在计划葬礼。”


当局称,现场除了22枚警局配枪的弹壳外,还发现“地面上未发射的子弹”。FBI的联合恐怖主义特别工作组也介入调查。


据目击者称,看到街道中间发生争执并有人开枪。事件发生在纽约市晚上8点的宵禁之后。据信该事件与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无关。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Read more”看视频:纽约市爆无故袭警案


纽约州更新新冠检测标准 库默敦促抗议者尽快检测


近一周以来,成千上万的纽约客涌上街头,为明州非裔弗洛伊德之死伸张正义。到周三晚上,全美大多数地方的抗议行动趋于和平,但纽约市仍有大批示威者无视宵禁冒雨抗议,警方也迅速到场驱散逮捕。周四。纽约州更新了其新冠病毒检测标准,允许参加抗议活动或与抗议者接触的人员进行检测。


纽约州长库默周四说,参加抗议活动的人应将自己视为感染者或暴露于新冠病毒者。当局估计全州有3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而其中2万人参与了纽约市的集会。


库默发推敦促参加抗议者进行检测(推特)


他表示:“抗议者有公民义务”掌握信息并接受检测以遏制该病毒的传播,该病毒已导致纽约州超过3万人丧生。


目前纽约州新冠检测标准如下:


-有新冠症状或曾出现新冠症状(例如发烧,咳嗽和/或呼吸困难),尤其是年龄70岁或以上,免疫系统受损或有潜在健康状况者;

-与已知新冠呈阳性者有近距离接触(即六英尺以内)者;

-被要求进行预防或强制性隔离者;

-卫生健保工作者,急救人员或工作时直接与公众互动的一线人员;

-由主治临床医生与州或地方卫生部门协商后确定需要检测者;

-根据纽约市卫生局设定的其他标准,如个人居住地、职业等认为需要进行检测的个人

-任何在第一阶段返回工作场所的个人。


德州男子抗议中被警方橡皮子弹打瞎左眼


刚过去的周末,在达拉斯的一场反对警方种族暴力的抗议中,示威者布兰登·塞恩斯(Brandon Saenz)突然遭受致命一击,他的人生道路也可能从此不同。


社交媒体上网友捕捉到现场画面


塞恩斯说:“我听到一声巨响。我被打中了。”他说:“我举起手,然后把手放在眼睛上,然后我开始跑。”


社交媒体上网友捕捉到现场画面


这位26岁的年轻人说,他没有做任何行动来激怒警察,却被“非致命”橡皮子弹击中,据律师说他将永远失去左眼。


达拉斯警察监督委员会主席耶索鲁波·恩诺巴卡里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抗议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和暴行的示威活动,以警察的暴行结束。” 


闪光手榴弹,橡皮子弹和胡椒丸,这些“非致命”装置可能让抗议者受到这样的严重伤害。


达拉斯警察监督委员会正要投票表决是否调查达拉斯警察局处理抗议活动的手段是否合理。达拉斯警察监督监察员托尼亚·麦克拉里(Tonya McClary)说,过去两天,她的办公室投诉激增。


她说:“我们的语音邮件几乎已满。我们仍在处理电子邮件。我们现在能处理的邮件约为100封。” 某些案件,例如塞恩斯的案件,已经被放入快速通道,并且已经在调查中。


麦克拉里说,对警员的一些投诉可能会被撤销。其他人可能导致纪律处分。最严重的案件可能导致对所涉警员进行刑事调查。她说,她的办公室将独立审查警察部门的决定,如果他们不同意这些处理结果,会展开自己的调查。


加州主要城市宣布周四取消宵禁


加州大洛杉矶地区和湾区多个主要城市周四(6月4日)宣布取消宵禁,这一决定是基于地区目前的状况,虽然游行还在继续,但抗议者主要以和平示威为主。


洛杉矶郡政委巴格当天上午宣布洛杉矶全郡取消宵禁,洛杉矶市长贾西提也宣布当天将不再发布宵禁令。


湾区旧金山和圣何塞也在周四凌晨5:00结束宵禁后宣布当晚不再发布新的宵禁令。


(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来源美国中文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中网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80935.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