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杂志

中民投董事会换届,面临千亿债务解困挑战

目前采取由董事局、监事会、重组委和执行委共同组成的工作架构,而不是“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中民投当下阶段的权宜之计,以便推进重组工作的实施。背负着千亿元债务的中民投,会迎来重…

目前采取由董事局、监事会、重组委和执行委共同组成的工作架构,而不是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中民投当下阶段的权宜之计,以便推进重组工作的实施。背负着千亿元债务的中民投,会迎来重组的曙光吗


文|《财经》记者 俞燕

编辑|袁满

 

在经历了一年的自救后,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民投”)宣布在2020年进入全面重组的新阶段,并提前完成了董事会换届。


6月8日,中民投宣布,已于6月3日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组建了新一届董事局、监事会,这是中民投成立六年以来第三届董事局和监事会。在此之前的5月,中民投成立了重组工作委员会(下称“重组委”)和执行委员会(下称“执委会”)。至此,中民投形成了由董事局、监事会、重组工作委员会、执行委员会共同组成的工作架构。


中民投高层调整,亦面临负疴之下如何寻求解困之道。


一年半之前,在2019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中民投的一只公司债盘中两度停牌,拉开了其资金链危局的序幕。其后,中民投身陷数只公司债未能到期兑付、私募债延期兑付、相关股权被冻结、卖地求生等漩涡之中,令市场为之侧目。


“这一路走来惊心动魄。”中民投新任董事局主席茅永红在2020年5月召开的重组工作委员会(下称“重组委”)成立会议上表示。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昔日在资本市场上大手笔“买买买”的中民投开始资金吃紧,进入密集还款期,而其公司债却“缩水发行”已释放出些许信号。


也正是在这一年,中民投创始人、第一届董事局主席董文标卸任,而其继任者李怀珍上任仅四个月,便迎来与泰国正大集团(ChardenPokphand Groux,即卜蜂集团)执行董事和资深副董事长、中民投联席主席杨小平“双头”执政的局面。


随着中民投董事局完成换届,其正从应急状态向正常的公司治理过渡,亦意味着其重组工作实质启动。


 “2020年,将成为中民投转型重整、脱胎换骨的决胜之年。”2019年最后一天,中民投应急委主席茅永红在2020年元旦致辞中表示。


根据中民投2019年8月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其合并范围有息负债规模为1147亿元。由于截至目前其仍未披露2018年报和2019年报,目前的存量债务究竟规模多少,外界尚不可知。


在新一届董事局带领下,背负着千亿元债务的中民投,将如何迎来重组的曙光?


新班底


成立六年的中民投,已经组建了三届董事会,其中2018年10月才组建的第二届董事会,存在历史仅有一年零八个月。


《财经》记者从中民投获悉,新一届董事局由19位股东代表组成。其中,茅永红任董事局主席,杨小平、孙荫环、左宗申、史贵禄、李光荣、林腾蛟、林波、王丽影、王树华任副主席。


与第二届董事局相比,第三届董事局的董事席位增加了七个。新任董事局主席茅永红此前任第二届监事会主席、应急管理委员会(下称“应急委”)主席。除了董事局主席,茅永红还兼任重组委联席主席。


从去年开始,中民投的管理架构已在逐渐发生变化。2019年3月成立了由股东代表、董事局、监事会和经营层组成应急委。7月,成立了执行委员会,由总裁吕本献任执委会主任。8月公布了由15名成员组成的应急委名单,其中11名为股东代表,中民投董事、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任应急委主席,中民投董事局主席李怀珍改任应急委副主席。


据《财经》记者了解,在新一届董事局的九名副主席,史贵禄和林波于去年加入了应急委,吉林省金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丽影和河北裕华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树华则是新面孔。


不过,对于熟悉保险业的人来说,王丽影的名字并不令人陌生,她是都邦财险首任董事长,当年与该公司总裁战鹰之争,暴露保险业最早的一波董事长、总裁之间的分歧。


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华安保险原董事长李光荣2018年被带走调查后,一度从中民投董事局名单上消失。2019年随着其归来,如今又重新进入中民投董事局。


中民投第二届董事局中的李怀珍、李银珩、章晟曼、吕本献、张建宏和周海江等人已退出董事席位,其中,第二届董事局主席李怀珍改任重组委副主席,吕本献任执委会主任。


63岁的中民投首任董事局主席董文标,则在2018年10月辞职后,于2019年初辞去董事职务,正式退休。六年前中民投成立时的第一届董事局成员,仅余杨小平、孙荫环、史贵禄和李光荣四人。


新一届监事会则由周海江、高扬瑜、白红敏、朱岳海、江亮、舒瑞斌和宋奇峰等7位股东代表组成。其中,周海江任监事会主席,其此前是第二届董事局成员,2019年为应急委成员。高扬瑜和白红敏任副主席,其中高扬瑜是第二届监事会副主席续任。


此前的5月15日,中民投成立了由债委会、公司股东、管理层、进出口银行、建设银行上海分行和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等各相关方组成的重组委,其中茅永红任执行主席,副主席为李怀珍、左宗申和孙荫环。此外还组建了由八名委员和一名主任组成的新执委会,由吕本献任主任。 


据了解,重组委成立后,接替了原来的应急委,作为中民投实施和落地重组方案的领导机构,负责调动各方资源,共同推进重组。而新的执委会,则执行整体重组的决策部署,全面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


据接近中民投的人士表示,目前采取由董事局、监事会、重组委和执行委共同组成的工作架构,而不是“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中民投的权宜之计,以便推进重组工作的实施。

 

重组三步走


2019年12月末,联合评级曾发布公告称,将亿达中国(3639.HK)子公司展望调整为“负面”,主要原因在于其实际控制人中民投流动性紧张,持续对亿达发展融资环境造成不利影响仍未消除,短期会有偿债压力。


亿达中国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其所持银行及其他借款高达150亿元,净负债比率约为103.5%,而其现金及银行结余仅为20.4亿元。标普预测,其在2020年9月前约有8亿元公司债到期。


此前亿达中国曾公告称,中民投的财务状况变化对其的融资造成负面影响,并导致发生其所订立截至2019年4月10日未偿还本金总额约为42.77亿元的若干贷款协议项下的若干触发事件。


而在此之前,中民投的债务危机已不断显露。


2019年春节刚过,中民投便接连陷入债券未能到期兑付,私募债延期兑付、相关股权被冻结等流动性困局之中,引起市场关注。


一位银行业高管曾对《财经》记者指出,一般企业出问题的顺序是信托业务、银行表内业务和债券业务。如果债券出问题,说明情况已很严重了。


此前中民投报表中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 6 月末,其负债率高达74.95%,当期的刚性债务余额为1646亿元,占比70.92%。其中,短期刚性债务占比达60.90%,即期偿付压力有所增大。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公司(下称“新世纪资信”)2018年10月发布的信用评级报告认为,在信用违约事件显著增加的情况下,中民投面临的信用风险加大,其中融资租赁板块大额风险资产回收存在不确定性。


早在2017年底,中民投就开始“双降双提”(即降规模,提质量;降杠杆,提效率),实施战略转型。据一位中民投人士表示,虽然彼时中民投已看到了转型的方向,但对于中民投这种产融结合的巨无霸来说,转型并不容易,尤其是处在去杠杆的过程中。


2019年2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资产”)进场,宣布与中民投展开业务合作,由其作为财务顾问,参与中民投重组方案的设计和实施。次月,中民投成立了由股东代表、董事局、监事会、经营层组成的应急委,以寻求化解流动性困难。


据了解,根据中民投的重组框架方案,将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主要采用“公司自救+股东救助”,进行债务重组、资产重组和股权重组。


此前中民投应急委为其确定的发展战略有三步,一是落实债务重组方案,结束其流动性困难;二是用半年时间完成“三会一层”换届,对旗下的被投公司业务整合,恢复经营;三是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用两年左右时间,发展新业务。


概括而言,中民投重组三步曲是“站起来、走起来、跑起来”。


2019年以来,中民投启动了“卖卖卖”模式,尤其是在地产领域。2019年2月,将其手中的核心优质资产之一董家渡地块以121亿元转让给绿地地产集团。5月,上置集团以3.2亿港元出售了润斯投资51.1%股权。6月,上置集团又以12.85亿元出售了辽宁沈阳的雅宾利花园项目公司100%股权。9月,中民未来以20.6亿元的对价出售了所持中民物业集团60%股权。10月,中民嘉业清仓阳光城,将上海嘉闻剩余50%股权转让给了福建捷成。亿达中国则将子公司武汉春田房地产以8.7亿元卖给了武汉纽宾凯集团。


据了解,目前出售了多笔资产后,中民投的流动性压力得到一定的缓解,但重组“三步曲”的第一步仍在进行之中。

 

发展模式转型


茅永红2019年在一封致员工公开信中坦陈,中民投成立以来确实走了一些弯路,尤其是2019年以来出现了流动性困难。在其看来,除了外部环境的原因,更有中民投的战略不清晰、扩张过快、债务错配、治理结构不完善和管理粗放等内因。


中民投在成立之初,便走上了一条重资产之路。彼时董文标曾表态,中民投将整合和利用金融资源和产品,通过重塑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来推进产业整合,将其打造成为中国的摩根。


根据中民投的规划,其对产业投资作为财务投资,将金融投资作为战略投资。在其成立时拟设的九大板块中,涵盖当时已产能过剩的光伏产能和钢铁等重工业。董文标彼时表示,建筑工业化将是代表中民投未来核心竞争力的三大特色之一。


对于中民投为何选择过剩行业进行产能整合的做法,业界亦多质疑。而董文标则认为,这是富矿,也是一个窗口期,“很多人还没有发现它的价值。”


此前曾有多个金融业人士指出,中民投成立以来并购投资规模较大,涉及国内外多个行业的拓展,且部分项目单体投资金额较高、回收期较长,易受房地产、光伏等相关行业政策、地区经济环境及国际经济形势波动等因素影响,其创现能力较弱。


西泽研究院2019年5月的一份报告指出,中民投无限度地扩张资产负债表,最后形成了大量的不良资产与有毒资产。


在茅永红看来,中民投“唯有改革是再出发的起点”。在盘活现有资产基础上,中民投将改变自有资金投资的模式,并由高负债、重资产的“投资+运营”向轻资产的“投资+平台”转型。


此前中民投原总裁吕本献曾公开表示,中民投将出售成熟企业,撤并低效企业,由过去的扩张模式转变为现在的买卖结合、以退为主的模式。


不过,一位接近中民投的人士表示,按照中民投目前转型的思路,并不是一味出售,而要根据整体框架方案进行规划,进行处置或持有增值皆为选项。其存量资产将按产业和投资板块分别予以处置,其中产业板块将走轻资产的路,不再像以往那样要求对其控股。


据了解,根据中民投的重组计划,其新能源、社区服务、租赁、医疗、地产等产业经营板块,将通过提升经营,恢复造血能力;投资相关板块将进一步整合资产,逐步实现资产升值。


中民投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其公司业务板块包括中民投国际、中民投资本、中民投租赁、中民投资管、中民投亚洲、中民新能、中民嘉业、中民未来、中民航旅和中民医疗等十个板块。


 “中民投的有些项目可能还不错,但是流动性不好。”一位曾与中民投有业务合作的银行人士认为,中民投以前管理层的一个问题就在于是一堆银行的人以银行的思维在经营产业,对实业缺乏真正的了解。


5月20日,中民投执委、中民新能总裁肖宏江在谈到赴宁夏考察的感受时亦认为,中民投以前走了不少弯路,根源在于对实业不了解,长期游离在实业、运作、投资、退出之间。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民新能的土地资源和电力上网通道,将成为公司的后发优势。


中民投已自救一年,茅永红此前坦言,中民投流动性困难仍未从根本上解除,加之新冠疫情的叠加影响,公司面临的困难仍十分严峻。


截至目前,中民投仍未披露其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中报,并因此收到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外界来说,中民投的不良资产现状仍是一个谜。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 刘思言 siyanli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财经杂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81430.html
广告位

作者:

为您推荐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