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Uncategorized

文学随笔:人间有味是清欢(六)

文/王少明 《论语》中有这样一段关于饮食的记载: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洁,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恶臭不食;失饪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

文/王少明

《论语》中有这样一段关于饮食的记载: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洁,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恶臭不食;失饪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孔子对饮食的这些说法,看起来好像是繁复了一些,但是这恰是一种示敬、慎洁、适量的科学进食原则,在几千年之前能有这样的认识,也的确是不容易的了。

看来饮食这事可不可小觑,饮食乃人之命脉。一日三餐,谁人又能离得开呢,饮食与人的健康息息相关,饮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塑造了一个人的身体,可是人们对于饮食,大得多不太去关注或是留心营养,而是更关心食物好不好吃,也就是色香味形是人们关心的,很少去关心这样的食物是否营养。

我们看那些对于美食趋之若鹜的人们,就知道美食的诱惑力得有多大了,当然食色,性也,这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射雕英雄传》中的洪七公在受到西毒欧阳锋偷袭之后,深受重伤,在生命垂危之际,却是对郭靖等人降到,自己唯一的心愿不是将毕生的武功绝学传给谁,也不是去见某个人,却是想再吃一次皇宫里的鸳鸯五珍脍,因之此前曾躲在皇宫里面,待御厨做好饭后,就在屋梁上下来,偷偷将才自己爱吃的菜吃掉,就这样在皇宫的屋梁上呆了两个月,将各种美味品尝了一个遍,自认为最美味的还是鸳鸯五珍脍。

在洪七公重伤之后,宁可冒着风险,也要到皇宫里在品尝一些鸳鸯五珍脍,可称的上视美食如命了。

而我的记忆中有一道美食却是印象更为深刻的了。

在农村的时候,一进腊月,农人难得农闲,又是接近年关,饮食也逐渐的丰富起来,在各种各样的饮食之中,有一道菜却是我最喜欢的了,那就是小笨鸡炖山蘑了。

在乡村里,家家户户都会散养一些小笨鸡,少则几只,多则数十只,就这样散养在院子里或是场院里,除了喂食的粮食,就是捉虫吃菜,绝没有人去喂食饲料的。这样的鸡的个头都不是很大,但是肉质却是最好的了,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溜达鸡。

这与城市里吃到的小鸡有明显的区别,那些肉鸡大多是经过饲料统一的栏中喂养,很少有散养的消极,即使是散养的小鸡也大多是喂鸡饲料的,这样的小鸡比小笨鸡要重很多,但是吃起来的口感确实差得很。

近几年的冬季,在农村的亲戚来城里的时候,总会捎过来几只小笨鸡,就这样放在冰柜里,也得几个月能食用的完。

这样的小鸡是介于肉鸡和纯正的小笨鸡之间,但很难找到小的时候在农村吃的小笨鸡的感觉。小时候的乡村,在过年之前,每户人家散养的笨鸡,提前宰杀好,放在屋外面的纸箱里,那时乡村的冬天室外温度都在零下20度以下,仿佛一个天然的冰箱。

小笨鸡食用的时候,一定要搭配夏季从山上才采摘的山蘑,可用干的白蘑菇或是黑蘑菇,白蘑菇清香,黑蘑菇味道醇厚,当然是干的鸡爪蘑味道最是清香浓烈,是炖小笨鸡最完美的搭档了。

鸡爪蘑的数量本就不多,伞盖成褶皱的小伞状,通身都是洁白的,在山上采蘑菇的时候,大有可遇不可求之势,并不想黑蘑菇个头大易被找到,也非像白蘑菇一样发现就是一个圆圈的蘑菇,数量不多,通常是在深草的掩映下,散落着几丛这样的恶鸡爪蘑。

将放在室外的小笨鸡取回,化好后将小笨鸡剁成小块,将晾晒过的白蘑菇用开水泡发,将两者炖在一起,也可以放上一些当地粉坊自己生产的粉条。因为是手工生产的土豆粉,炖出来是晶莹剔透的。香料自然是除了葱姜蒜、还要放一下夏季在山上采的山花椒,味道浓烈。这样的一锅小笨鸡炖山蘑。可谓之为正宗。用农村的大铁锅大灶旺火的进行炖煮,由于笨鸡的肉质紧,需炖煮较长的时间,才能充分享受到这道美味。

小笨鸡的肉质紧致、蘑菇清香、粉条爽滑,吃起来就更加的酣畅淋漓了。

而今在城市里,也有一些类似农家乐的饭店,室内有火炕,用大铁锅做小笨鸡炖山蘑,仿佛找到了在农村是的趣味,但是这样的小笨鸡炖山蘑却是味道不及曾经食用过的纯正了,当然有这样的体验也聊胜于无,难道是记忆中的食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更加的美味了吗,还是存在于想象之中的恶味道就更加醇美。

小笨鸡找不到了,那种粉条却是找不到了,在机械化的面前,人工制作粉条的粉坊早已经关闭了。在。邻村曾有这样一家人工的芬芳,在深秋的时候,粉坊就集中加工一些粉条,做好的粉条就凉晒在院子里,在阳光的映照下晶莹剔透,人们可以用自己地里的土豆去换粉条,也可以送去土豆叫一些加工费换回来粉条。这样的粉条,在锅里长时间的炖煮也不会烂,爽滑筋道,深受人们的喜爱。

现在,无论是自己做的小笨鸡炖山蘑还是饭店里做的,仿佛是做到了形似,却没有做到神似。看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用在这饮食的记忆上,倒也恰当。

在今天,看到儿子兴高采烈的吃肯德基时,我总会感慨,这玩意是无法与我们小时候吃的小笨鸡炖山蘑相媲美的,但感叹之后,就更加的怅然若失,我所谓的小笨鸡大多是存在记忆中了。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文学随笔:人间有味是清欢(六)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驼客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38527919#qq.com),会第一时间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pstock.club/8535.html
广告位

作者: ceocase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27919@qq.com

工作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d 博主赞过: